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妈妈成了我同学的马子
妈妈成了我同学的马子
 字数:5846
 
  我妈今年40岁,但看起来很年轻。鹅蛋脸,大眼睛,有点偏胖,屁股大大 的,奶子也挺大。我们住在一个小城里。
 
  一个周末,刘喜来我家玩。他是我的同学,我们有时候一起闲逛,多数时候 我躲着他。刘喜古铜色皮肤,瘦瘦的,比我妈高一点,比我高小半头,但是很有 气力。他一不高兴就欺负我。他打人太疼了,从来不打脸,可是一拳就让我半天 喘不上气来。
 
  我爸是跑铁路的,经常不在家。刘喜经常上我家来玩,我很怕他,从不敢撵 他走。慢慢地我意识到他盯上了我妈,总是偷偷地看我妈的屁股。
 
  妈妈问我,「你明天有没有空?陪我去幸福乡,你姨姥家的小姨打电话说有 点事儿。」
 
  我不想去,就告诉她,「过两天吧。我最近学校有活动。」
 
  我妈有点不高兴,说小姨的事挺急的。
 
  听到我们的话,刘喜说,「嗨,我带阿姨去吧。正好明天没事儿。」
 
  妈妈转身对他说,「太麻烦你了。算了,我过两天去吧。」
 
  刘喜说,「阿姨,我正好也要去那边儿办点事,一起去吧。」
 
  我妈转头看着我,刘喜瞪着我。我心一横,说,「这样也好。去看看吧,万 一有啥事呢」
 
  妈妈还有点犹豫不决。
 
  刘喜再次和她说话,「阿姨,没事儿,咱们明早走。」
 
  我妈看着刘喜的眼睛,最后同意了。
 
  第二天,当我妈走出门,看到刘喜的大摩托,吓坏了,因为她从来没有坐过。 
  我妈说,「我不敢坐这个,哪天再去吧。」
 
  刘喜告诉她,「阿姨,坐在后座上。我开得绝对稳,放心吧。」
 
  我妈拿眼看着我。我点点头告诉她放心。她坐上后座,把裙子撩起一点儿, 战战兢兢得抱住刘喜的腰。刘喜猛踩了一脚,摩托轰鸣着跑了。
 
  她妈抱住他的腰,刘喜一会儿就把摩托开到土道上,一颠一颠的,刘喜喊 「抱紧点儿」,我妈也吓坏了,这回紧紧抱住刘喜,奶子紧贴在他的脊梁上。刘 喜把车开得一顿一顿的。刘喜感觉到我妈热乎乎的身体,鸡巴一下子就立起来了。 
  他把车一拐,没去幸福乡,直奔一个小村子。到一座瓦房前,他停下,对我 妈说,「这是我农村的老家,咱们进去拿本书,顺便喝口水」。
 
  我妈只好说,「好的。」
 
  我妈本来不想进去,可是颠来颠去的,加上紧张,有点尿急,就跟着进去了。 
  刘喜把车推进去,关上大门。
 
  我妈不好意思地问厕所在哪,刘喜指给她,我妈小跑着走过去。刘喜慢慢地 绕到农村的土厕所后面,从木板缝隙往里看,听那花花的水声。
 
  当我妈回来时,刘喜已经打开屋门,我妈跟着进去了,刘喜关上门。
 
  刘喜问她,要不要喝点水。我妈有点渴了,跟着他进了厨房。刘喜打开炉灶 烧水。我妈找不到杯子,刘喜指着橱柜上面。橱柜有点高,我妈踮起脚使劲向上 够,露出半截腰身和一点屁股,白胖白胖的。刘喜楞楞地看着。
 
  刘喜说,「我帮你阿姨。」
 
  他走到我妈身后,闻她的发卷和脖子,我妈的味道冲进他的鼻子。他立刻疯 魔了,从后面抓住我妈的两个奶子,把鸡巴贴在我妈的屁股沟。我妈被他突然的 举动吓傻了,呆呆了半天儿,这才挣扎着要跑,刘喜双手一带,我妈一个站不住, 就倒在他的怀里。刘喜不停地揉捏我妈的奶子。
 
  我妈颤着声说「刘喜,不要这样。我会叫,叫人的。」
 
  刘喜说,「这一个人都没有,你叫个鬼啊。乖一点,挺挺的。」
 
  我妈说「不,不要,刘喜你停下,啊啊……让我走,我不跟别人说,哦……, 让我走,别弄了。」
 
  刘喜听都没听,继续玩她的奶子,他在衬衫外面找到我妈的乳头,就开始轻 轻地搓。觉得她的乳头在手指下硬起来,他笑了。
 
  他说,「阿姨,你让我睡一回,啥事没有,要不毁了你儿子,把你扒光了扔 城里,看你怎么做人。让我操一回,你看你的奶子都硬了。」
 
  他不停地捏我妈的大奶子,然后就大胆地撩开我妈的衣服和背心,摸我妈赤 裸的奶子,他越来越兴奋。妈妈也一样,倒在刘喜怀里不能动了。
 
  但我妈又找了点理由,「你,啊,让我走,我都四十了,哦,我做不出来, 啊啊!。
 
  刘喜哪能让她走,他把我妈搬过来,把嘴贴在我妈的嘴上吻她。她妈晃着脸 试图躲开,刘喜腾出一只手抓住我妈的下巴,深深地吻她。然后把他的舌头伸进 我妈的嘴里,开始摩擦我妈的舌头和口腔。
 
  我妈试图闭上嘴巴,刘喜一捏我妈的乳头,让她张开嘴。我妈只好接受他的 舌吻。他吸吮我妈的嘴唇,双手开始解她的上衣。他品尝着我妈,然后打开扣子, 一个一个。
 
  最终他脱掉我妈的上衣,我妈的奶子很大,嫌乳罩勒得慌,里面就穿了件背 心。他隔着背心看我妈的奶子,我妈用双手遮住。刘喜拿开她的手,嘴隔着背心 放在我妈的奶头上,开始裹。几秒钟,唾液就打湿了我妈的背心。他把背心向上 推,我妈不情愿地举起手,从而上身赤裸。她的奶子又白又大,乳晕挺大,乳头 长长的。
 
  刘喜这回把热呼呼的嘴放在她的左乳房上,开始吮吸。我妈好像也来了情绪, 发出柔软的呻吟。刘喜用舌头舔乳头,然后他转向右边乳房。他舔着她的乳头和 整个乳房。他举起我妈的胳膊嗅了嗅,她腋下湿透了她的汗水,刘喜开始舔她的 腋窝,我妈的身体一阵激动。
 
  妈妈不再躲闪,嘴上一直在说,「别,刘喜,别这样做。啊,让我走,啊, 我有丈夫孩子。」
 
  刘喜一边吸吮我妈的奶子,一边用手抚摸她的背,然后摸我妈的屁股。刘喜 亲吻我妈的脖子,我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刘喜把手伸进裙子和内裤,抚摸我妈的屁股。刘喜把手指插在她的屁股眼儿。 妈妈叫了一声。刘喜舔着她的腰,她的肚脐。
 
  刘喜抱起我妈,一边走一边扒掉我妈的裙子和内裤,他把我妈放在炕上。我 妈有点害羞,想趴过身子,刘喜拦住她,我妈用双手护住屄。
 
  刘喜开始吻她的右脚,然后舔她的脚趾。我爸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所以 她立刻就湿了。我妈闭上眼睛,怕刘喜发现她很享受。刘喜又舔左脚,然后一路 向上。我妈用手挡住他的头。刘喜开始吻她的小腿。
 
  刘喜推开我妈的手,继续了舔她的膝盖和大腿,大腿内侧,我妈的水都流出 来了。她轻轻地呻吟。
 
  我妈又挡住屄。刘喜笑了笑,拿开我妈的手,看了一会儿,啧啧了两声,说 「这屄,真漂亮」。我妈把头发拉下来捂住脸,手也放在脸上。刘喜把脸贴到我 妈的屄上。妈妈没有说什么。刘喜用鼻子摩擦我妈的阴户。我妈发出了奇妙的味 道,发情的味道。
 
  刘喜分开我妈的阴唇,把舌头伸进去。她大声地呻吟起来。
 
  刘喜被我妈散发的味道刺激的有点发狂了。他用嘴亲吻,咬她的阴唇,吸吮 我妈的花瓣,把舌头操进她的阴道。
 
  他开始吞我妈的淫液。妈妈叫着「喜哥啊,受不了了」,把臀部尽量抬起来, 贴近他的嘴。
 
  我妈大叫着「啊,喜哥,受不了啊,啊啊」一股热流从我妈的阴道里冲出来, 我妈瘫倒在床上,大口地喘着气。刘喜的嘴唇感受到我妈的阴道在颤抖。 
  刘喜舔食我妈的汁液说,「味儿真好。」
 
  刘喜脱他的裤子,我妈像离了水的鱼在床上大口喘气。几秒钟后他爬上床, 粗大的鸡巴直立着。
 
  刘喜把大鸡吧伸到我妈的脸上。我妈想躲开,但他抱住她的头,把鸡巴放在 她的嘴上。
 
  他说,「给我舔会儿。」
 
  我妈看他的鸡巴,不情愿地吻了蘑菇头。然后,她犹豫地舔上去,然后把大 龟头含进嘴里,开始吮吸它。
 
  她大力吸他的鸡巴,刘喜摸着我妈的奶子,抚摸她的乳头。刘喜开始前后摆 动腰腹,愤怒的大鸡吧在跳动。
 
  刘喜没有任何警告,直接就射出来。我妈没有机会把她嘴挪开,只好大口大 口地吞下他的精子。妈妈用手擦了擦脸,结果把溢出的精子抹得到处都是。她躺 在床上喘着粗气,这是她第一次被人口交,第一次含男人的鸡巴。
 
  刘喜爬到我妈身上,开始舔她的脸。等我妈平息下来,又把鸡巴伸过来,让 我妈给他舔硬。大概因为已经舔过一回,这次我妈毫不犹豫的把鸡巴含进嘴里。 
  刘喜分开我妈的腿,打开阴唇,然后他把他的大鸡吧放在我妈的阴道入口。 
  他警告我妈,「阿姨,现在我要操你。以后你就是我的马子了。」
 
  不等我妈说话,他把鸡巴猛地插进我妈的屄里。刘喜的鸡巴太大,即使阴道 已经被淫液浸湿,我妈还是觉得自己的身体被撕开了,惨叫了一声。
 
  把鸡巴整个插入以后,刘喜开始打夯一样捶打的我妈的屄。我妈双手抱住刘 喜的脖子,哭叫「喜哥,啊,太大了,你慢点,啊啊,受不了啊」
 
  妈妈喋喋不休哭喊,「哦……你的大鸡吧,啊啊」
 
  刘喜找到了她的肛门,把手指插进孔里。这让我妈像濒死的鱼一样挣扎跳动。 
  他开始快速抽插我妈,说,「阿姨,我要射,射死你个小屄。」
 
  我妈叫,「射吧!啊!」
 
  刘喜突然绷紧身体,深深地插进去,开始在我妈的屄里射精。我妈阴道的肌 肉紧紧地裹住刘喜的大鸡巴。突然我妈也再次高潮了,大叫一声,紧紧地抱着刘 喜的身体。
 
  两个人像八爪鱼一样抱着,刘喜还趴在我妈身上,两个人大口地喘着气。几 分钟后,刘喜吻我妈的嘴,问「怎么样?哥操得好不好?喜欢不喜欢?」 
  我妈脸红了,不出声。刘喜又吻我妈的嘴,我妈伸出舌头,和刘喜缠绵着。 刘喜的鸡巴还插在我妈的阴道里,他伸手摸我妈的奶头,用手一攥,逼问,「说 好不好。」
 
  我妈尖叫了一声,说「好,哥操得好」
 
  刘喜说「让不让哥操?」
 
  我妈小声说「让,让喜哥操」
 
  刘喜问「你是谁的马子?这个屄是谁的?」
 
  我妈说「喜哥的。」
 
  刘喜啪的打了我妈的大屁股,说「大声点,说全了」
 
  我妈被打地啊了一声,喊口号一样「我是喜哥的马子!屄让喜哥操!」 
  刘喜抱着我妈翻个身,把我妈放到身上,鸡巴还插在我妈的屄里。我妈支起 胳膊,两个人亲吻着。嬉闹了一会,我妈感到刘喜又硬了,脸一红,不说话了。 
  刘喜说「给哥个礼物,你身上的,不许不给」
 
  我妈好像意识到什么,说,「啥礼物?你把我身子都玩遍了。我让你亲我的 脚,让你舔我的屄,还给你舔鸡巴,连我丈夫我都没给。我还让你可劲儿操。现 在我啥也没有了。」
 
  刘喜说,「今后你丈夫就是哥。你还有一个地方哥没玩过。哥要操你屁眼, 给不给?」
 
  我妈一个激灵,说,「不,不,不行。那里不行。你的鸡巴太大了,会撕裂 我的,我不干。」
 
  刘喜安抚她,「不要害怕,听哥话。哥的马子就得让哥干全套,我先给你抹 上油,然后再干。」
 
  我妈还是不答应,只让刘喜操她的屄和嘴。刘喜急了,小色网抓住我妈的奶子一顿 狠捏,我妈惨叫着,眼泪都下来了,说「答应,答应,让哥操!」
 
  刘喜很高兴,抱着我妈一顿啃。我妈留着泪,就是不说话。
 
  他把我妈的裸体拽到炕边,抬起她的腰,在她的屁股下垫了个枕头。刘喜站 在炕边,用手指插我妈的屁眼,然后俯下身去舔他的肛门。舔一会儿,他又插进 两个手指。我妈有了感觉,嘴里哼哼唧唧。
 
  用手指插了一会儿,他把大鸡巴放在她的肛门入口。深吸了一口气,插了进 去。我妈惨叫着,哀求「啊!太疼了!像刀子在割,啊啊!」被刘喜死死压住的 身体筛糠着,我妈哭得像个小女孩。刘喜等了几分钟,不停地抚摸我妈的奶子, 告诉我妈放松,然后开始插。现在不那么疼了,我妈流着泪呻吟着,哼哼唧唧的。 刘喜继续干她的屁眼,几分钟后,妈妈兴奋起来,叫到「啊啊!好啊!快点,喜 哥真好,啊啊!」刘喜开始加速,把我妈的屁股都撞红了,我妈亲爹野汉地胡乱 叫着。几分钟后,刘喜死死按住我妈,喊「干死你个小屄」,大团的精液射进去, 我妈高亢的嘶叫着,头一扬,失去了知觉。
 
  干了这一炮,刘喜也累了,把我妈往炕里搬了搬,抓过一床被子,盖住两人 身上,手抓着我妈的奶子,沉沉地睡过去了。
 
  几小时后,我妈醒了,发现刘喜的手还放在她的奶子上,她一动也没动,就 这么看着天棚,眼泪落下来。我妈的抽泣声弄醒了刘喜。他搂住我妈说「哭什么」。
 我妈钻到他怀里嘤嘤地哭起来。
 
  刘喜亲我妈的脸,舔去她的眼泪,说「哥干得不好吗?」
 
  我妈继续哭,肩膀一耸一耸地。
 
  刘喜说「以后你就是哥的马子了,别哭,给哥笑一个」
 
  我妈哭着说「喜哥,你知道我叫啥名字?」
 
  刘喜一愣,说「对啊,我总不能再叫你阿姨吧」
 
  我妈说「喜哥,你连我叫啥都不知道,我怎么信你啊。喜哥」
 
  刘喜有点恼了,说「你告诉我不就完了,要不我叫你孩儿他妈」
 
  我妈扑哧乐了,脸跟花猫一样,「孩子在哪儿呢?」
 
  刘喜说「小龙(我)不就是吗,我是你男人,小龙就是我儿子。」
 
  我妈脸涨红了,不说话。
 
  刘喜捧住我妈的脸,说「哭哭笑笑的」,用舌头把我妈的脸舔干净。
 
  刘喜又摸我妈的奶,摸着摸着,我妈的奶头又硬起来。我妈把头埋在刘喜怀 里,哼哼。
 
  刘喜问「说说,我叫你啥」
 
  我妈哼唧着,小声说「二燕儿」
 
  刘喜说「你不是叫什么霞吗?」
 
  我妈翻了个白眼说「你知道啊,玉霞是我的大名。二燕儿是小名,我姐叫大 燕儿,我叫二燕儿,我妹就叫小燕儿」
 
  刘喜拍了拍我妈的屁股,说「二燕儿,去给哥做点饭,吃完饭哥再操。」 
  我妈扭了扭屁股,没动。
 
  刘喜伸手往下一摸,我妈的屄又湿乎乎的,说「那让哥先操?」我妈还是没 动。
 
  刘喜把我妈放倒,爬在我妈身上,又把鸡巴插进去。可能前几次有点累,这 次刘喜干得很慢,噗叽噗叽的。干着干着,我妈的情绪上来了,又哭又叫的,手 抓住刘喜的屁股「喜哥啊!啊!我的喜哥啊!二燕儿受不了了!啊啊!」 
  刘喜啪的一声把鸡巴拔出来,我妈一愣,叫「喜哥!」刘喜爬下炕,一拽我 妈大腿,说「换个姿势」。我妈顺从地趴在炕边,刘喜从后边插进去,一下一下 插到底,我妈满脸疯狂,叫到「啊!啊啊!喜哥啊!」
 
  刘喜把我妈的屁股打得啪啪响,因为射了好几次,这次坚持的时间特别长, 把我妈送上一个又一个高潮,最后我妈像一滩泥一样摊在炕上。
 
  刘喜懒得再动,就把我妈横着扔在炕边,他爬到炕里,和我妈头并头,两人 又躺下了。
 
  我妈这回什么也不问了,就和刘喜说了两句骚话,又迷糊着了。
 
  我妈再醒过来,已经下午了,两个人饿得不行。
 
  我妈下了地,刚走两步,哎呦一声。刘喜问「二燕儿,咋了」
 
  我妈说「还不是你,屁眼疼」,刘喜嘿嘿笑。
 
  我妈光着身子进了厨房,刘喜穿条裤衩,出门在院子里摘了几把青菜,从扔 在摩托车上的背包里翻出几根火腿肠,进了厨房。看见我妈在蹲在地上摘菜,刘 喜撕掉火腿肠的包衣,也蹲下来,用火腿肠撩拨我妈的屄毛。我妈白了他一眼说 「还没玩够啊?」
 
  吃完饭,我妈烧了点水,用盆子端进屋里,说「喜哥,来洗洗」刘喜脱掉裤 衩,坐在炕边,对我妈说「二燕儿,用你的嘴给哥洗」我妈翻了个白眼,跪在地 上,把刘喜的鸡巴含在嘴里,一寸一寸的舔干净。刘喜把我妈抱在炕上,一边用 水清洗我妈的屄,一边用手指玩弄。
 
  反正农村也没几个电视节目,刘喜一晚上又把我妈睡了三回。第二天,我妈 也没有精神去看我小姨,就坐着刘喜的摩托车回来了。
 
  从此两个人确定了关系,我妈给刘喜当起了马子。刘喜趁我晚上补课的时候, 就来我家睡我妈,每周来睡两三次,反正他成天逃课,有的是时间。直到有一天, 我提前回来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