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强暴小说  »  我叫曹文婷,今年25岁
我叫曹文婷,今年25岁
  待我清醒了的时候,已经是躺在了家里的床上。我扭了扭疲惫的身体。「小 母狗,你醒了,感觉怎么样」这时趴在我床边打盹的主人也醒了。「主人,你怎 么在这儿,我的身体……」我揉了揉眼睛问着主人。「我带你回来的时候已经是 快凌晨1点,身体都给你清洗干净了,也喂了你吃消炎药和避孕药,那时候你还 傻着呢……只要到了嘴里的东西都往下咽,哈哈哈哈……」主人说到后面竟然笑 出声来。「讨厌了你,还笑人家」我娇气的抡起了小拳头捶了一下主人。「敢打 主人,反了你不成」主人又变回了往日的威严。「对不起主人……」看到主人有 点小生气,我也不敢在乱说话。「你醒了我也就放心了,现在是凌晨4点,赶快 休息,下午我来叫你起床,对了那身衣服和鞋子我都扔建筑工地了,给他们留个 念想吧,只给你带回来了一个裤袜,在床下的小袋子里呢,明天穿上它带你去L 市」说完主人关上门就走了。
 
  主人走后,我静静的躺在床上,脑海里又浮现出自己被六个壮汉玩弄的情景, 小穴不禁的湿润了起来。我翻身把床下的小袋子拿到了上来,解开袋子后一股浓 烈的腥味传了出来,而我竟然没有回避,反倒是把脸埋到袋子上,深深的吸了一 下。自己真是越来越贱了呢,开始喜欢上这种味道了。我拿出裤袜来,看着脚心 那个小洞,还有周围还没有干的精液,慢慢的塞进了嘴里。而我则把裤袜包在了 另一只手上,慢慢的在阴道里抠挖着。手指隔着丝袜摩擦着阴道,小穴里的淫水 越来越多,嘴里的唾液也分泌的多了起来。我把充满唾液和精液的裤袜脚用嘴吸 干,又重新用唾液慢慢的浸湿丝袜。阴道被手上的丝袜刺激着也越来越兴奋。就 这样慢慢的,我被丝袜刺激到高潮了。现在我的淫水越来越多,原本就湿漉漉的 丝袜被我的淫水又滋润的更加饱满了。我把裤袜脚从嘴里拉了出来,回味着精液 的那种独特的味道,慢慢的进入了梦想。就在这时,主人正通过手机从另一个角 度观看着我。小说的说道「呵呵,终于喜欢上了呢。」
 
  「起床了,起床了」我被一阵声音给唤醒。我也习惯了主人在家随意进出, 只要不碰到我父母就行了………「已经是下午2点多了,你还真能睡」主人有点 不高兴了。「人家累了嘛……被折腾了一晚上」我小声嘀咕着。「快走,快走」 
  主人给我披上风衣后,穿上拖鞋后拿着那个昨晚上的肉色裤袜就去了楼下的 车里。
 
  「主人,今天怎么换房车了」我上车后问着主人。「今天有用啊,方便你洗 澡。」
 
  主人这样回应着我。一路上主人让我尽量忍住尿意,如果憋不住了可以把尿 液尿出来一些收集在瓶子里,我的大便也被禁止住了,就这样只披着风衣,驱车 两个小时来到了L市郊区的乡镇,这时主人把车停下,带我到了车里的小卫生间。 主人脱下裤子后让我跪下,我含着主人的大鸡巴后主人开始撒尿,我卖力的吞咽 着,尿液一滴也没有滴出来,都流到了自己的肚子里。这么多尿液……我的胃已 经被撑大了。「嗝……」我打了一个饱嗝,一阵尿骚味在嘴里传了出来。
 
  主人又把我瓶里的尿液混合着牛奶倒进了小盆子里,开始用大号针筒往我的 屁眼里注射,牛奶尿液通过肛门一点一点的充满整条肠子,我的肚子慢慢的开始 鼓了起来,就在我快要忍受不住的时候,主人停了下来,又拿出一小瓶开塞露急 进了我的屁眼里。在我的乳头上夹了一个遥控的电击夹子,又在我的屁眼和阴道 里分别放进一个遥控的跳蛋,并让我站直身子,忍着尿意和便意的我不敢挺起胸 来,只能微微的弓着身子。
 
  「穿上你的裤袜后把这些衣服也穿上」话音刚落,一身警服警服被扔在了地 上。短袖的浅蓝色上身和黑色的短开叉裙还有一双黑色细跟14公分的OL环扣 鱼嘴高跟鞋和一个小巧的警帽。「主人……」冒充警察可是违法的。我怯怯的说 着。
 
  「没有警徽怕什么,在说了我们是在乡镇上,谁会注意你这个假警察」。这 时我才把昨天见证过我淫乱的裤袜穿了起来,袜身上已经发硬的精斑和脚心的两 个洞洞又使我看上去更加的淫荡了。
 
  两分钟后,一个飒爽英姿的女警花诞生了。笔挺的女警制服,头戴庄严的警 帽,脖子上还系着一个黑白相间的丝巾。腿上的肉色丝袜,配上脚上的露指高跟 鞋,十分的和谐。套裙很短并且开叉,黑色蝴蝶结的蕾丝腿环全部暴露了出来, 小一号的上衣的裹着在乳房,仔细看的话能看到乳头和夹子的痕迹。有了这个腿 环的衬托后,更显得性感了。
 
  「恩,不错,还真像那么回事儿」主人满意着点头说着,又给我戴上了一个 蓝牙耳塞和一个没有镜片的眼镜。「一会我会给你下达命令,你的眼镜上有个微 型摄像机,你看到的影像和调控跳蛋的信号会传到我这边来」主人说完后又拿出 来一张照片来。这不是我那晚认主时候录像的情景么。主人拿着我叉开腿跪着直 起身子的照片说「拿着这张照片下车吧」说完把我推了下去。
 
  这时我的耳塞里传来主人的声音,「找一个老大爷,让他看照片,并且告诉 他这个照片上的女人涉嫌卖淫和贩毒罪,找他提供线索。另外嘱咐你一句,这是 在L市的农村,他们不会认识你的」。既然主人都这样说了,那我就硬着头皮忍 着便意慢慢的往前走。一个扛着锄头的老人在前面走了过来,我应了过去。「老 大爷,我是市局刑侦科的,请问您见过这个照片上的人么」说着我把照片放在了 那人面前,老大爷眯了眯眼睛看了一眼说「这么漂亮的姑娘犯啥事儿了」。「这 个人涉嫌卖淫和贩毒,我来这儿调查一下情况」说到这我的心跳加快了起来,就 在这时跳蛋和乳夹开动了几秒钟又停止了。「哎呦」我一阵娇喘,身体也抖动了 一下。那老人看到后急忙问我「你咋了姑娘,没事儿吧」。「没事,没事,我就 是有点不舒服,您见过这个人吗」我又问道。「没有,没有。」老人摆摆说说道。 
  「让那人看到你尿出来一点后就走开」。自己还重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在陌 生人面前撒尿呢,想是这么想,但是主人的命令我哪敢不停,而且主人都说了这 是在外市的乡村,不用担心怕被认出来。这时我小腹微微用力,控制着括约肌, 估计有1秒钟的时间,我抢忍住尿意把括约肌给闭合上,这时一股尿浸湿着裤袜 从大腿上流进了高跟鞋里,又慢慢的在高高的鞋跟处沿着脚心流向脚趾,在脚尖 前面的鱼嘴里流了出来。「姑娘你怎么……」老人看到后惊恐的说道。「我没事, 大爷,身体有些不舒服,我走了」我急忙掉头走向别的方向。背后传来一阵嘀咕 声「这小警察工作真卖力,病了还在坚持,真是好样的」。我听到后走的更快了 …
 
  …「做的不错,我的小女警,现在向别人打听一个村里的懒汉,地痞流氓之 类的人直接去他家找他然后。等待命令………」现在的我只有听从命令的份儿了。 
  「大姐,我是市局刑侦科的,你们村有没有平时偷鸡摸狗的人」。「就在前 面的小破屋里,那人好吃懒做的,平时还偷鸡摸狗,还没少欺负了村里的寡妇, 警察同志你可要好好制制他」那人愤愤说着,显然平时也没少让他欺负了。「好, 我知道了,谢谢。」我慢慢的向着那人指的小屋走去。我心里苦笑了一下,不知 道一会是我这假警察发威呢,还是被那流氓给占了便宜。
 
  咚咚咚……我站在破烂的小屋前敲了几下房门,「谁啊」里面扯着嗓子吼了 一下。「警察,开门。」我鼓起勇气说出这四个字。很显然,那人听到是警察后 动作明显麻利了起来。门打开了,一个40左右的男子,邋遢着穿着拖鞋。看见 我就哀求着「警察同志啊,我最近可没调戏妇女啊,别拘留我了,我改好了」。 突然一时间我不知道说什么。「关上门,到屋里去」听到主人的命令后我机械的 走了进去,那人看我没说话,也跟着我到了屋里。「跪爬在那,告诉他你是一个 淫荡的警察,求他用力打你屁股。」听到主人的这个命令,我的下体又开始湿了。 
  不是因为憋尿的缘故,是这么淫荡的话在我嘴里说出来,而且还是对着一个 偷鸡摸狗的地痞流氓。我毫不质疑的跪了下去,低着头说「我是一个喜欢受虐的 警察,求你用力打我屁股。」。「啥?」被我这一跪,那人彻底搞不懂了。「我 是一个喜欢受虐的警察,求你用力的打我。」我又重复了一遍。那人狐疑的走到 我面前,「打你不犯法?你不抓我?」我点了点头。只见那人掀起我的短裙,露 出屁股上还有精斑印记的裤袜。抡起胳膊,大手在我屁股上啪啪啪连打了起来。 这时主人把跳蛋和夹子上的开关也都打开了。屁股上的剧痛和被主人这样一刺激, 我再也压制不住膀胱的尿液和肚子里鼓鼓作响的粪水,尿液和粪水一涌而出。 
  尿液直接透过裤袜喷射到了地上,屁眼里的粪水也喷射了出去,只留下粘稠 的固体粪便被裤袜紧紧的包裹在了屁股里面。被我这一喷,那人也傻了,停下手 中的拍打。「求让他操你,要边打边操」听到主人的这个命令以后又毫不迟疑的 说了出来「求你操我,边打边操我」。一个穿着警服模样的漂亮女人跪爬着给他 提的这个要求,估计他这辈子也想不到。他不在迟疑,直接把我的裤袜拔到大腿 根,掸掉上面的粪便,也不顾恶臭就掏出鸡巴开始疯狂的操着我,手也在我屁股 上用力的拍打起来。「叫他老公,让他操死你个骚逼」主人的命令又在我耳边传 来。「老公……啊……操死我这个淫荡的贱货吧」被我这一叫,那人也倒是很配 合,更加鸡巴更加卖力的抽插着。「我的骚老婆,你终于来了。我干死你个臭骚 逼,干死你这个淫荡的警察」。在他的话语里,能听出来多半是对警察的那种憎 恨。我又随着他说着「啊……老公,使劲操死我吧,我先为以前为难过你的警察 道歉了,以后我带着姐妹每天都来伺候老公你」。「哈哈,这一辈子能操一次警 察也是值了」那人不在拍打我的屁股而是趴在我背上用手用力揉捏着我的乳头。 
  我扭动着身体,配合着那人每一次剧烈的抽插,鸡巴摩擦着阴道壁,龟头每 次都被顶到了子宫口。「啊……不行了,我要来了,老公。老公。亲爸爸……用 力操死贱女儿。用力……啊……」我的身体一阵痉挛。高潮了……那人却还在用 力的抽插,我也趴在那迎合着,慢慢的享受着这种感觉。慢慢的我的性欲又被勾 了起来,迎来了第二次高潮。就在我第二次高潮过后,那人可能也要射了,他拔 出鸡巴转身到我面前,抓起我的头用力的朝着我的嘴里插了进去。「呃……」有 过上几次的经验后我的喉咙里没这么敏感了,我蠕动着喉咙,把他的鸡巴完完全 全的包裹了起来。就在这时那人突然把鸡巴插到了我喉咙的最深处,一阵阵滚烫 的精液在鸡巴里喷射了出来。「咳咳……」我一阵闷咳,原来还有一部分的精液 喷到了气嗓里,条件反射的又被肺部的气体从鼻腔里喷了出来,溅到了那人紧紧 贴住我鼻子的阴毛上。
 
  这时那人才把鸡巴抽起来,搂住我趴在耳边对我说「好老婆,以后我会疼你 的。」我心里嘀咕着。疼你妹啊,还给你玩儿真的………「踹他蛋,马上跑过来」 
  耳边又传来主人的声音。没有主人的这个命令的话估计我也快这样做了。我 聚集好力气,瞅准那人的蛋蛋,大腿的肌肉用力膝盖使劲一顶。「嗷……」杀猪 般的叫声在耳边响起。我挣脱开那人,提上裤袜一溜小跑的回到了车上,刚上来 车就开动了。「把高跟鞋留下,身上其余的衣服都扔出去后就清洗一下身上。」 主人边开车边朝着后面说着。我打开窗,开始脱掉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扔了出去, 等开始脱裤袜的时候,心里竟有一丝不舍的。这双裤袜见证了我的第一次淫荡的 乱伦哦,而且我逐渐的开始喜欢上这脏脏的感觉了,就这样扔了么……「快点把 它扔了,以后你会每天都有这么脏的裤袜穿」听到主人的话后我的心里顿时一阵 激灵……「主人怎么把我看得这么透,太吓人了」想到这我还是依依不舍的把裤 袜扔了出去。经过了简单的清洗,确保了身上没有臭味之后我才披着风衣坐到了 副驾驶上。
 
  夏天的傍晚真是美的醉人呢,那片火烧云笼罩了西边的天际,好似一幅绚丽 缤纷的水彩画。最初的是一片鹅黄色打底,一层淡淡的橙红,橙红中加一条淡蓝 色彩带,彩带的一端满满的被展开。一面宽大的血色丝巾渐行渐远的一直扯到天 边。我欣赏着窗外的天空,「我们回家么,主人」我扭头对着主人说道。「我们 去公园散散步,完了再送你回家,嘿……」主人说完邪恶的笑了一下。不知道从 什么时候开始的,我慢慢的对主人依赖起来了,只要是主人安排给的任务,我都 会欣然接受。只要主人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怕。又过了半小时左右的时间,天 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车子在L市旧城区的一个老公园旁边停下了。「这人不多, 来这散步的都是附近的老居民」主人说着扔过来一个包裹。我打开以后发现里面 有一个低胸的浅黄色连衣短裙,反复看了看没什么特别的。另一个东西有点类似 带锁的贞操带,和一般的贞操带不同的是这个贞操带上面有一前一后两个假阳具, 而在贞操带的底部那两个阳具下面分别有两个弹簧栓,上面连着两个细细的铁链, 铁链的另一头是皮套环扣。
 
  主人把带有阳具的贞操带对准两个骚洞插了进去。恩……大小正合适,阴道 和肛门里的嫩肉紧紧的包裹住阳具,很是充实。随后主人又把垂下来的两个皮套 环扣分别固定到了我的两个膝盖上。这个东西工作原理好像很简单,但是设计的 很巧妙,迈出左腿的时候,膝盖牵引着阴道里的阳具被拉了出来,然后身体前倾 迈出右腿的时候肛门里的阳具又被拉了出来,等到两腿并拢的一瞬间,两个假阳 具因为在弹簧栓拉力下又都缩回了两个骚洞里,所以就是每走一步插一下。主人 一下链子的长度,让两个皮套环扣在我的膝盖的位置的时候,链子属于被拉直的 状态。随后又给我穿上了低胸的连衣短裙,拿出两个乳夹分别夹在了我的两个乳 头。现在我的乳头被夹住后的感觉跟以前大不一样了,虽然也很疼,但是在痛楚 中有了不少的快感。主人又拿出两根长鱼线分别系到乳夹上。这样一来主人就可 以牵着我走了,走路的速度完全取决于主人。
 
  「下车吧」看我穿上还有点湿漉漉的高跟鞋后主人说。下来后我才看清楚这 里的全貌,这里应该是一个荒废的旧公园,植被都长疯了,树木也很茂密,只有 公园中心部位的小树林那昏暗的灯光处有稀稀拉拉的几个散步的人。周围太深的 地方是没有路灯的,也没有人去,而中间的这个小树林有灯光,大多数散步的人 都会经过我们这个地方,但都不会在这逗留。「走啊」随着主人的话语,我的乳 头被扯了一下。主人在前面两米左右的距离背着手走着,一条几乎看不见的透明 丝线,从主人背后的手里连接到夹着我乳头的夹子上,我就这样被扯着乳头跟在 主人后面。
 
  这还是第一回尝试,一边走,一边被插。里面两个阳具的尺寸大小正好,小 步慢走的时候还到不了高潮,但是让我一直保持着兴奋。淫水不停的流着,膝盖 上的皮套略有点显眼,因为长度在膝盖上方15公分左右的裙子完全遮盖不了。 但是我也不是我能左右的,只能自己欺骗自己……路人如果看到的话,看不见那 条链子,最多只是觉得我在膝盖的地方套了一个装饰品而已。
 
  就这样我慢慢的跟在主人后面,绕着中间的小树林走了半圈,淫水也越来越 多了,顺着大腿都流进了高跟鞋里。突然主人改变了路线,朝着中间的小树林走 去。14公分的细跟踩在高低不平的花砖上还略显的吃力,这下又踩在了松软的 草地上,鞋跟瞬间被草皮吞下去一半。「哎呦。」我一个趔趄后仰着差点摔倒。 主人的速度却没放慢,我的乳头被用力的拽了一下,感觉都快要变形了。
 
  吃痛后我的调整好重心,细细的鞋跟在草皮上留下了一个个小洞。树林中的 灯光渐渐的照到了我的身上,还好我身上的装备也就是高跟鞋和皮套有些显眼, 这时耳边常常传来声音:「这女人真厉害,这么高的跟都能穿。」「这女人有病, 穿那么高的跟还在草地上走。」「她膝盖上的是什么呀?有这种装饰品吗?」 「这是前面那男人招的妓女吗?」听到这些话语,我的脸一会红一会紫的,阴道 里又流出了一股淫液,感觉自己比妓女还要低贱,妓女还是为了金钱才出卖肉体, 而我呢……虽然自己有时候心理上还有些抵触,但是身体的行为上已经是完全服 从主人了。
 
  主人的脚步开始加快了起来,我为了不让乳头在受拉扯就深一脚浅一脚的在 草地上走着。等到了外圈的花砖上以后,主人竟然朝着没有灯光的公园深处小跑 了起来。我哪里尝试过这样的玩法,腿在阴道和肛门的双重刺激下完全使不上力 气,只能被拉扯着乳头,忍住强烈的高潮感,小碎步的在后面跟着。就这样主人 拉着我一直跑到了公园的最深处,我们离灯光越来越远,只能借助昏暗的月光勉 强行走着。突然,我脚一歪身体前倾着趴在了旁边的草地上,乳头上的夹子被硬 生生的揪了下来,上半身钻心的剧痛和阴道还有肛门的刺激让我没有了力气在重 新爬起来。
 
  「既然跑不动了那就在这吧」主人小声的说着让我把两腿分开屁股撅起来跪 趴在了那,主人又把我的裙子撩了起来,屁股中间那个银色的贞操带被月光照射 的显的异常显眼。一个重物击打肉体闷闷的声音响了起来。啪……声音虽然不响, 但是痛疼感却很强烈。我乳头上的痛楚还没消失,屁股上又传来一阵剧痛。「痛 的话你可以叫出来,但是这会招来附近散步的居民,自己选择」主人把嘴凑到我 耳朵边小声的说,突然屁股上又一阵剧痛。「哼恩……」我咬紧牙关但是还是从 鼻腔里发出了一种呻吟的声音。这时我阴道和肛门的阳具突然一起抽插了起来, 原来是主人把链子从我膝盖上的皮套环扣那解了下来抓在了手中。主人一拉一送 着扯着细铁链,铁链连接着贞操带上的两个阳具快速的在我两个小穴进出着,犹 如两个壮汉用大鸡巴疯狂的操着我。屁股上不时的剧痛感把我想要到高潮的欲望 又压制了回去。
 
  「啊……蛤……」我跪爬在那,嘴巴微张着努力控制住身体里的气息,轻微 的发出阵阵呻吟声。也不知屁股被主人打了多少下后,两个骚洞快感越来越强烈, 我的口水在微张的嘴巴里流了出来滴在草地上,手指深深的抓紧了土里。突然两 个阳具抽插的速度加快了许多,阳具上凸起的环状快速的摩擦着阴道和肛门里的 嫩肉,强烈的快感涌变全身,屁股上的疼痛再也压制不住阴道和肛门里的强烈快 感。「啊……」我撅起屁股,弓着后背,在痛和快感的刺激中高潮了。这时主人 的手还没停下来,只是不是正常的抽插了,而是把两个阳具拉到最外面,借着弹 簧栓的弹力猛一松手,两个阳具快速的捅了进来。就这样来会几个回合后,随即 一股尿意涌了上来。应该是潮喷了,透明的液体在尿道里喷射了出来,顺着贞操 带的边缘往下流着。这时主人也停了下来,让我享受着这潮喷的感觉。「味道怎 么样啊,小母狗」主人把沾满淫水的手指放在了我的嘴里,「唔……有点咸咸的 呢」,我吮吸着主人的手指有气无力的说着。话说我还是真的第一次尝到这种水 呢,也没什么异味,微微粘稠的水里面只有咸咸的味道。「走吧,今天就到这儿, 送你回家」主人说着把我搀扶起来。估计现在我的屁股已经肿了,都不敢直起身 子,就这样轻微撅着屁股,把身体的重量都靠在了主人胳膊上,一瘸一拐的被两 个阳具抽插着回到了车上。靠在了主人胳膊上,一瘸一拐的被两个阳具抽插着回 到了车上。
 
           午夜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