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石昊与叶倾仙
石昊与叶倾仙
 边荒帝关,一座绝世仙府中,一个雪衣女子盘膝而坐,身边混沌气环绕,如 同绝世而孤立的仙子一般。
 
  不得不说,作为一个女子,她的确漂亮得不像话。几乎集结了一切女子应有 的优点,无论是身材还是容颜皆是人间难寻,再加上周身那缭绕着的朦胧仙气, 看上去倒真是圣洁不可亵渎的样子。无论是怀着亵渎之心还是仰慕之意,至少这 样一个绝世美人看着是极为养眼的。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圣洁的仙子美人,却也可能会因为粗心而出现一些意外。 
  「倒霉倒霉!」叶倾仙不由得伸舌吐槽自己,「早知道就不拿九阳草代替了。」 
  这个空灵如仙的少女此时尽显一个少女的活泼,全然没有了仙子应有的矜持。 
  「该死,怎么那么热啊?」叶倾仙的俏脸此时已然蒙上了一抹异样的红润, 「把仙王功法修改一下问题真的这么大吗?」
 
  这话若是放到外界去可着实会雷倒一大片人。即便是屹立于人道巅峰的至尊 在任何属于仙道领域的东西面前都要远远不如,更何况是属于仙道王者领域的东 西?那已经是当世最强的力量了。而这个领域的强大功法,此时却被一个少女随 意修改。这简直是荒谬!
 
  「不应该呀,按照我的想法,这些修改应该问题不大才对呀。」叶倾仙依然 在小声咕哝着。听她的意思,她的改动可能还不小,恐怕修改了好几处地方。 
  「呜……怎么越来越热了啊?」叶倾仙的意识开始渐渐变得模糊了,呼吸声 也变得越来越急促。此时若是让有经验的人听到,定会认出,这仙子般的美丽少 女是发情了啊。
 
  这就是亵渎仙王功法的下场,随意修改的话可是后果难料。而这后果,显然 也不是一个少女可以承受的。
 
  ……
 
  「喂,石昊,咱们不会是走错了吧?」曹雨生问向身边的友人。
 
  「应该没有吧。」石昊带着犹豫之色说道。
 
  「你们两个笨蛋,去拜访人家还不先把地址给弄清楚。」石昊的肩头,小天 角蚁毫不客气地笑道。
 
  「大长老告诉的方法是这样走的没错。」石昊没好气地与这个小豆丁大眼瞪 小眼,「据说叶倾仙很受帝关内的无敌者宠爱,居所神秘难入也是应该的。」 
  「切!不过是几个至尊罢了,也有脸号称无敌?」小天角蚁鄙夷地说道。不 过那小眼睛想拼命地露出鄙夷之色看上去也挺萌的。
 
  对此,石昊和曹雨生都无法反驳。谁让人家的爹是十凶中也数一数二的天角 蚁呢。那位大人虽然没有得证仙王果位,但战力却近乎到了那个层次。
 
  「哎呀,好疼!」曹胖子痛呼一声,连忙抱脚痛呼。
 
  「什么东西?」石昊的天眼在那一瞬间成功捕捉到了一道白光,立刻抬手镇 压向前方。
 
  轰!
 
  虚道境的强大法力没有起到丝毫作用,石昊的身体反而以比曹雨生更凄惨的 样子被弹飞。
 
  「哎呦!快起来,你压到本王了。」小天角蚁不满地用小手将石昊的身体推 开。
 
  「兄弟,你没事吧?」曹雨生连忙前去将石昊扶起。
 
  「奇怪。」石昊并未理会二人,而是一人陷入了思考。过了许久,他才再度 起身,慢慢走向前方。
 
  他的步伐很小,也很轻,如同一个凡人在前进。以缓慢的节奏接近前方的危 险。
 
                噼——
 
  白光再度闪现,攻击着石昊的脚。不过威力相比于先前已经减弱了许多。 
  「果然是遇强则强啊!」石昊笑了。这种程度的疼痛虽然可怕,但却并非不 可忍耐,正好可以当做磨练自己的考验。
 
  一旁的曹雨生看到后连忙也依样画葫芦。然而在踏足的一瞬间他还是痛得龇 牙咧嘴。虽然也是一个顶尖天才,但在承受这种苦痛方面显然要逊色不少。 
  「你不来吗?」石昊转头问向小天角蚁。神色间竟显得十分轻松。
 
  「算了吧,看这胖子的样子我就不想试试这种疼痛。」小天角蚁看了看兀自 在痛呼嚎叫着的曹雨生,「反正要来感谢人家姑娘的是你,和我没关系。」 
  「好吧。」石昊又看了看正在满地打滚的曹胖子,最终还是选择了独自一人 踏入神秘的领域。
 
  比先前还要猛烈数倍的惊人疼痛顿时迎面而来。
 
  ……
 
  仙气缭绕的洞府如同真仙府邸,让人情不自禁地心神安宁。
 
  大片的白光在洞府的入口闪烁,惊动了这里的主人。
 
  一个浑身赤裸的少年闯入了进来。他的身材虽然并不夸张,但却也十分强健。 任谁都能看出那修长的少年身体下隐藏着巨大的力量,足以摧毁星辰。
 
  「打扰一下了!呃……什么情况?」石昊大大咧咧地开口一半便停了下来。 因为眼前这情景实在是太诡异了,让他只觉自己的元神被一群荒古巨兽狠狠踏过。 
  在这如同真仙府邸的洞府中央,一个美丽的雪衣少女盘膝而坐。然而称她为 雪衣少女实际上可能是不合适的,因为她身上的雪衣已然被剥下了不少,露出了 大片如玉般的仙肌玉体。
 
  「叶倾仙?!」石昊难以想象那个如同魅惑魔女般的美丽少女就是叶倾仙。 往日的叶仙子虽然性格有些脱线,但至少看起来应当还算是一个正常的女子,竟 会在自己的府邸中如此放荡?虽然这大大饱了石昊的眼福,但这种眼福可并不是 他特别想要的。
 
  然而眼前的是何等惊人的事情!在这帝关之中,有谁敢扒了叶倾仙的衣服? 就算是石昊也不敢。
 
  「少年,你来得真赶巧啊!」叶倾仙紧咬着银牙开口。但那声音却十分柔媚, 全然没有叶倾仙平时该有的朝气模样。
 
  「呃,你好,再见。」石昊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跑。开玩笑,艳遇这种好事也 得分对象,至少叶倾仙绝对不是个好人选。直到现在他都没法摸清这个脱线少女 的底。
 
  「给我回来!」叶倾仙没好气地抬指点向石昊。即便是以石昊的一身强大实 力竟然也毫无抵抗之力地便被束缚了过来。
 
  「我真是走错了,大姐你就放过我吧。」石昊苦着脸说道,但却还是不敢转 头。在外界,他天不怕地不怕,可以纵横年轻一代,但他却还是屡屡在叶倾仙手 下吃瘪。这个脱线少女的神经比他还粗大,少年魔王荒只能甘拜下风。
 
  「现在走错也晚了。」叶倾仙几乎要将一口银牙咬碎。但同时那声音也更加 甜腻动人了。
 
  「出了什么事?」石昊紧张地开头问道。
 
  「把头转过来。」
 
  「大姐,我觉得现在这样就挺好的。」
 
  「我数三声。」
 
  「……」
 
  石昊只得默默地回身正面面对叶倾仙,然而在那一瞬间,他的鼻血却又险些 流出来。
 
  「我去,刚才不是还半裸吗,怎么现在就全裸了。」石昊下意识地捂住自己 的眼睛。
 
  「你平时不是挺彪悍的吗,听说补天教和截天教的圣女都被你祸害了。」叶 倾仙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幽怨,「我的身体那么可怕吗?」
 
  「那是谣言,我其实是个很纯情的少年。」石昊厚着脸说道,但心里说的却 是大姐你不是身体可怕,而是整个人可怕啊,明天我还不知道会被你怎么折腾呢。 
  「少说废话了,你以为我是这样的女子吗?」叶倾仙的声音突然如同一个害 羞的少女。这是很难想象的,哪怕是先前赤身裸体又苦遭欲火焚身,叶倾仙的声 音已变得娇媚动人,但她本质上却还是个强势的少女,她的声音从未弱势过。但 现在,这柔弱的一面却展示在了石昊的眼前。
 
  「那……那……那到底是怎么回事?」石昊的声音有点结巴,他已经快懵了。 
  「本仙子修炼时出了一点点小差错而已啦。」叶倾仙毫不在乎地说道,但在 石昊怀疑的目光下还是不好意思再装蒜下去,「好啦好啦,用错了一点药草。」 
  「什么药草?」石昊狐疑地继续追问着。叶倾仙只得如实招来。
 
  「我去,大姐,这些东西有……有一些不好的作用你不知道吗?」石昊一脸 无奈。连看到叶倾仙身体的尴尬也被缓解了不少。
 
  「我一个女子以前哪知道这些东西?听都没听过!」叶倾仙咬着牙道,「不 过现在可算是知道了。」
 
  「那……大姐你想怎么办?」石昊突然明白了什么,下意识地退后了几步, 「我可是一个纯情的少年。」
 
  「你想到哪去了。」叶倾仙没好气地瞪了石昊一眼,但身体却更加无力,直 接瘫软倒在了石昊的怀中。害得少年只能尴尬地抱住怀中的温香软玉。
 
  「我是让你想办法帮我解决淫毒而已。」叶倾仙说道,「刚才已经是我最后 一点法力了,我自己一人没办法自救,需要你帮忙。你想到哪去了?」
 
  「哦哦。」石昊连忙答应,「但大姐你能不能把衣服穿上先。」
 
  「不能。」叶倾仙气恼地在石昊的肩膀上咬了一口,「我现在哪还有力气穿 衣服,要不你帮我穿?」
 
  「我看大姐你说话的声音中气十足,不像是没力气的样子。」
 
  「少废话,快帮忙。」
 
  「……」
 
  石昊再一次被叶倾仙打败,也没法再说什么了,只得闭起眼帮起忙来。 
  关于怎么解决九阳草等一堆强力春药的问题,他也根本没底。虽然他比较喜 欢吃,但哪个正常的吃货会没事研究催情药物啊!所以现在他也只能用最基本的 方法,先用法力探查一番再说。
 
  「嗯……」叶倾仙突然嘤咛一声。石昊一抬手便摸到了她光洁的小腹上,让 她只觉欲火似乎更加旺盛了些。
 
  石昊立刻尴尬地想缩手,但怀中抱着赤裸的少女手也不好放,只得继续施展 法力探查。
 
  然而下一秒他便后悔了。九阳草不愧是叶仙子费心费力才找来的东西,察觉 到了入侵者后立刻给予了反击。
 
  「卧槽……」石昊还没骂完,便感受到了一股无边的欲火席卷了他的脑海, 让他失去了意识。
 
  「少年,你怎么了……啊!」叶倾仙娇呼一声。凶悍的石昊此时终于逆袭, 一把握住了叶倾仙胸前的玉乳。
 
  「啊,石昊,你脑子出毛病了吗?这么大胆!」叶倾仙羞愤地怒斥道。然而 在石昊坚实的胸膛中,不动用法力的她毫无抵抗之力。
 
  然而此刻的石昊已经听不到这些声音了,他的神智全部正在全部用于和炽热 的欲火战斗。可是他的身体动作却是与神智截然相反,如同淫贼似的挑弄着叶倾 仙的酥胸,不断地将雪白乳肉夹住揉捏玩弄。
 
  「这也叫纯情的少年吗?」叶倾仙在心里没好气地想道,但却并未开口斥责。 一来是因为现在开口估计也没什么用,二来现在自己委实已经没力气开口了。 
  此时,叶倾仙那曼妙的美丽胴体已然全部被荒魔王霸道地搂在怀中,成为了 他的私有物,被肆意地蹂躏身体。
 
  「好香。」石昊的本能意识中闪过了这么一句话语,身体遵循着本能下意识 地低头吻向了怀中的叶倾仙。
 
  「呜……你还敢强吻我?」叶倾仙大睁着美目,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初吻被 这个霸道的少年夺走,无能为力。
 
  「好甜好软。」石昊的吃货本能在此刻竟然击败了九阳草的欲火力量,下意 识地在叶倾仙的檀口中吮吸着香舌和甜美的津液。
 
  虽然不能动用法力,但叶倾仙的身体本质上还是个仙子,她的身体对一个男 人来说当然还是甜美诱人的,尤其是对于一个吃货来说。
 
  「呜……咳……」叶倾仙被石昊粗暴的动作搞得有些不知所措。现在她完全 确定,这个少年绝对不是纯洁的,他在舌战上完全压过了自己,灵活地玩弄着自 己的舌头,在里面尽情掠夺,一看就是个老手。
 
  「真是看错你了。」叶倾仙气鼓鼓地想道。小嘴也不由得嘟了起来,只不过 这主要是因为被石昊的舌头肆虐的。
 
  突然,石昊的一双大手再度发威,从叶倾仙的小腹处开始蔓延,从下到上游 遍了叶倾仙的身体,而后又从上往下继续摸了一遍,好像在摸索自己的猎物似的。 
  然而这份抚摸摩挲却让叶倾仙分外不好受。从身体的感觉来说,这感觉是十 分舒服的,但偏偏她强大的神智却在无时不刻都在与欲火作对,让她痛并快乐着, 几乎要被撕裂了脑袋。
 
  「呜,少年,你的手放错地方了啊!」叶倾仙大惊失色。石昊的手已经摸到 了自己双腿之间,并在这里停留了下来。显然他已经感觉到了这里就是他的目的 地。
 
  「呜……嗯……」叶倾仙呻吟几声。石昊的手已然不老实地行动了起来,在 上面不客气地捏了几下,又在上面摩挲着,看样子已经认准了地方。
 
  「咦?湿湿的!」石昊的本能声音再度响起。这种感觉让他很熟悉,好像曾 有一个仙子也和他有过这样的情况。
 
  二人在欲火焚身中无言地倒在了地上。叶倾仙的冰肌玉骨被石昊完全压在了 地上,而紧接着的,便是少年魔王无意识的蹂躏。
 
  不得不说,叶倾仙的身体当然是极美的。凝脂般的仙肌玉骨、挺翘的乳峰、 恰到好处的粉红乳晕、诱人的曲线、疏密程度刚好的神秘花园、笔直修长的玉腿、 娇小的玉足,凡间女子身体的一切美好在她的身上都显现了出来,让她可以当之 无愧地被称之为仙子,她的美已经逼近了仙道领域。
 
  石昊低吼一声,更加放纵地与叶倾仙的身体缠绵在了一起,两人如同恋人般 热吻着,身体已经融为了一体。
 
  「嗯……好舒服……」虽然石昊的动作颇为粗暴,但叶倾仙仍然感觉十分舒 服,身体动作本能地渐渐失去了抗拒,开始配合起石昊。
 
  二人的胸膛尽情地摩挲着,让石昊的胸口尽情享受了柔软的美妙,至于叶倾 仙感觉也是分外异样,只觉自己的胸口渐渐发热,被不断摩擦着的乳头也早已不 自觉地挺立了起来。
 
  「也许失身给这个少年真的不坏呢?」叶倾仙仅剩的一丝脆弱清明这么想着 
  「啊……」叶倾仙娇呼一声,感觉到了下身再度传来了一阵异样。
 
  一根硬邦邦的东西已然抵在了自己的双腿之间,如同一杆绝世战枪,随时可 能刺穿自己的身体。
 
  「少年,你来真的啊?」叶倾仙的声音突然有点惊慌失措。虽然她刚才因为 身体反应开始有些顺从了,但当失身真的要降临时,作为一个少女,她还是有些 恐惧。
 
  「别……别这样……啊……」叶倾仙话还未说完便又被弄得娇喘连连。石昊 并没有急着插入,而是继续与自己的身体摩挲纠缠着,继续刺激着自己的身体。 那根挺翘的玩意更是不老实地在叶倾仙的神秘花园入口不断摩挲搅动,刺激着叶 倾仙的下身。
 
  「嗯……该死……啊……你……你一个男人能不能痛快点……啊……」叶倾 仙断断续续地埋怨着石昊,双腿使性子地踢向石昊的身体。但那却并没有什么用, 没有法力的她如同一个柔弱少女,怎能撼动石昊的钢铁之躯。
 
  石昊伸出一只手来一把握住了叶倾仙的玉足,并不客气地揉捏了几下。 
  「不老实的少年……」感受着脚上传来的异样痒感,叶倾仙没好气地这么评 价着石昊。
 
  与此同时,叶倾仙的下身也已经更加泛滥。丝丝春水开始流出,更加动情了。 
  而石昊的下身此时也同样在慢慢挺进,以缓慢的节奏向叶倾仙的双腿深处逼 近,务求慢慢击倒猎物,再加上润滑剂的帮忙,更是轻易了。
 
  「呜……」叶倾仙陡然感觉到了一丝痛楚,双腿下意识想要夹紧石昊的腰间。 就算石昊的动作再怎么小心,在挺进到一定距离后也肯定是会带来痛苦的。 
  柔软的玉足突然脱手,这让石昊的本能对猎物的不老实感到了一些不满。如 同孩子赌气般不开心地展开了报复,狠狠地扇在了叶倾仙的玉乳上。
 
  「啊!好痛!少年你干什么啊?」叶倾仙痛苦地呻吟着。此时她的柔弱身体 可禁不住石昊的蹂躏。
 
  诱人的雪白乳浪在石昊的眼前不断浮现,即便是对已经被欲火冲昏头脑的石 昊来说这也是一种难挡的诱惑,只不过是诱惑他更加暴虐的内心罢了。
 
  少年魔王的下身猛然一挺,果断地深深刺向叶倾仙的小穴。他被欲火和蹂躏 之心彻底冲昏了头脑,选择直接插入叶倾仙的身体。
 
  然而他第一次猛烈进攻却还是吃瘪。叶倾仙小穴的紧凑程度超乎了意料之外, 即便有春水润滑,石昊插入起来还是十分困难。
 
  「好难缠的猎物!」石昊的本能在心中如是说道。同时一手搂住叶倾仙的纤 腰,一手抓住少女的玉乳,更加猛烈地往内插入着。
 
  「啊!不行,少年你太大了。」叶倾仙的声音几乎带了点哭腔。很难想象这 个强势的仙子竟然也会有如此柔弱狼狈的一天。
 
  然而石昊此时又怎么会去在意叶倾仙的哭声呢?他的魔王一面此刻完全占据 了自己的内心,以更加猛烈的姿态用下身撞入叶倾仙的小穴内。
 
  被温软肉壁紧紧束缚着的巨龙此刻势如破竹,直接撑开了叶倾仙小穴内的柔 软,猛地向内插入,直抵花心。
 
  「啊!」叶倾仙凄惨地痛苦呻吟一声,几乎要痛得晕倒,丝丝鲜血从下身流 了出来。这种痛苦对于一个此时无法动用法力的柔弱少女来说实在是太可怕了。 
  若是石昊此时是清醒的,叶倾仙的痛苦可能会轻得多。虽然这个少年也许会 有些大大咧咧,但插入时定然会比现在温柔许多,会让叶倾仙痛并快乐着。但现 在,显然是痛苦盖过了一切。
 
  然而这种残暴的行为实际上还是有着好处的。至少,叶倾仙体内的欲火已然 渐渐平息了不少,从她的埋怨也越来越有精神了就可以看出来。
 
  「啊!嗯……轻……轻一点……啊……」叶倾仙的呻吟愈发充满活力,也愈 发得诱人顺口。男人很难抵御这被剥去了仙子外衣的魔女诱惑,至尊甚至是真仙 可能都不行
 
  而这个仙子般的少女此时也愈发适应石昊的蹂躏,呻吟声也变得越来越有节 奏。
 
  温软肉壁的紧致感不断地刺激着石昊的下身,让石昊更加痛快,腰间更加猛 烈地撞击着叶倾仙的身体。
 
  「嗯……哦……」叶倾仙也越来越舒服,渐渐开始适应了石昊的粗暴猛烈。 
  她本便是个仙子,即便是在活泼时也是个超凡脱俗的仙子,纵使不能使用法 力,她的肉体依然强大。即便是石昊的真龙也无法真正伤害到她,她只需要适应 这份痛感便可反败为胜。
 
  「咦?你又在搞什么鬼?」已经渐渐恢复精神的叶倾仙无奈地看着石昊。这 个少年此时又将手掌伸在了自己的乳峰中间,并不断地挺动摩挲着,好像在试验 新的玩法。这让叶倾仙不得不怀疑这个少年是不是已经恢复意识了,要不然他做 这种动作干什么?
 
  「可恶的家伙,等事后看我怎么教训你!」叶倾仙气鼓鼓地一口咬在了石昊 强健的肩膀上。好在这一次没有咬得自己牙根生疼。
 
  然而下一瞬间,石昊便一口咬住了叶倾仙的耳垂,将猎物捕获。
 
  「看吧,你果然是醒着的吧。」叶倾仙不满地踢了踢石昊的身体。但那光洁 的玉足对石昊来说可是毫无杀伤力。
 
  「呜……」石昊依然没有醒来,依然在用身体行动回应着叶倾仙的行为,舔 弄着叶倾仙的耳朵,让她的情欲再起波澜。
 
  与此同时,石昊下身的动作也愈发猛烈,更加狂暴地在叶倾仙的小穴内抽插。 
  「啪啪」的淫靡之声不断在仙府内响起,若是没有阵法隔绝的话,恐怕门外 的小天角蚁和曹雨生会很苦恼吧。
 
  二人激战了许久,时间已经成了一个无意义的数字。叶倾仙已经陷入了数次 高潮,大量的春水从她的双腿之间泄出,同时也轮番刺激了石昊的阳具。又过了 许久,叶倾仙已然泄了七次,石昊的超级肉体才终于接近了极限,不再忍耐。如 同大神通般的洪流从石昊的真龙口中喷薄而出,全部灌进了叶倾仙的小穴深处。 
  「啊啊……」叶倾仙几乎被弄得再度失去了意识。石昊正好在直抵花心的那 一瞬间全部射了出来,灼热与痛感刺激和快感直接彻底崩碎了她的脑海。 
  「呼……呼……好烫啊!少年,你真不纯洁!」过了许久,被热流射昏的叶 倾仙才稍微恢复了一点意识。
 
  看到身下的美人苏醒后,石昊似乎还是没有「清醒」过来的意识,直接便捧 起了叶倾仙的娇颜,然后……将下身阳具送入了她的口中。
 
  「呜……不要把那么脏的东西……」叶倾仙大惊失色,连忙试图挣扎。奈何 却还是毫无用处,自己还是被石昊强迫着做了口交。
 
  「我居然,含着男人的那个东西……」叶倾仙几乎要崩溃了,「呕……好恶 心……」
 
  当然,如果平心而论,虚道境界的石昊自然是不会真的有恶心的味道,唯一 的异味恐怕便是浓稠液体的淫靡味道了,而这味道她刚才便已经闻了很久。奈何 心理上的排斥却是叶倾仙没能越过的,她始终觉得这是十分恶心的事情。 
  「呃……呕……」石昊的阳具很快便再度硬了起来,在叶倾仙的小口内膨胀, 把她的嘴大大撑起,并继续往内深入。
 
  「咳咳……你是要刺穿本仙子的喉咙吗?」叶倾仙没好气地说道。但由于喉 咙完全被石昊的阳具堵住,她的声音听上去仅仅只是干咳而已。
 
  叶倾仙下意识地便将手抵在了石昊的腰间,想要将他推开。即便是现在,她 还是很难承受石昊的阳具深喉。她有一种错觉,好像自己的喉咙随时都有可能会 被刺穿。
 
  「不行,这么大会要我命的。」叶倾仙暗暗想到,「得赶紧让他射出来。」 
  一边想着,叶倾仙便一边行动了起来,伸出了玉舌在那堵住了自己檀口的阳 具上轻轻舔弄了起来。
 
  「噫!」石昊情不自禁地轻哼出声。这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叶倾仙竟主动 侍奉起了自己,这温热润滑的感觉是前所未有的。
 
  虽然石昊总是厚颜无耻地自称自己是纯洁的少年,但在口交这一方面,他真 的是纯洁的,从未体验过的。毕竟他的第一次也仅仅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与月 婵交合,至于不同的花样更是一种都没有试过。今天敢对叶倾仙如此大胆也是借 势而为,于是心中的欲望便本能地逃了出来,没能压抑住,待石昊反应过来后, 叶倾仙的身体也已经令他流连忘返,不再想去压抑。
 
  「好啊!你还装!我看你还装什么?」叶倾仙含糊不清的激动声音再度传来, 同时小舌也更加剧烈地舔弄起了石昊的阳具。
 
  「呜!好大的刺激!」石昊终于不再装蒜。可这却令叶倾仙更加后悔,因为 她放出了一个恶魔。
 
  黑发的少年魔王一把抓住了叶倾仙的修长秀发,腰间不断挺动,就这么在叶 倾仙的口中抽插了起来。
 
  「呜!你这混蛋!」叶倾仙羞愤地挣扎着,奈何却丝毫没有作用。一只法力 大手在叶倾仙的臀后浮现,狠狠地抽打在了她的屁股上。
 
  竟然有人敢打自己的屁股?羞愤与羞耻的感觉击碎了叶倾仙的神识。自己虽 然平日动起来时有点过于活泼,但静下来时任谁都不得不夸赞这是一个风华绝代 的空灵仙子。此时自己不但赤身裸体地跪在一个男人面前,还被他打着屁股? 
  「啊啊啊!」石昊越插越疯狂,那法力大手也随着他的主人愈发狂热,狠狠 地抽在叶倾仙的玉臀上,将那里的雪白变得通红。
 
  「呜呜……」叶倾仙的呻吟声都快变成了哭腔。
 
  终于,石昊再度迎来了自己的快乐巅峰,下身热感再度传入脑海,精关大开。 
  「咳……咳……」大股浓稠液体陡然在叶倾仙的喉咙内爆发。叶倾仙连选择 咽下的机会都没有,石昊直接便往叶倾仙的身体内射了进去。
 
  「咳咳……呕……咳」当石昊将阳具从叶倾仙的喉咙中拔出后,叶仙子直接 便趴在了地上干呕着,丝丝精液从她的口中缓缓垂落。那样子真是美,赤身裸体、 如同一只母兽般趴在地上干咳。看得石昊都不由得尴尬万分,觉得自己好像真的 玩过火了。
 
  「少年……」冰冷的声音从叶倾仙紧咬的银牙间传了出来。不过那冰冷并不 纯粹,更应该说是不怀好意才对,预示着石昊接下来将会遭遇的报复。
 
  「咳咳,我怎么感觉这么累啊?」
 
  「最近忙不忙啊?」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如果不忙的话就留在这里吧,直到我」玩「够为止。」
 
  「为何我会感觉好像经历了一场大战?」
 
  啪啪啪!
 
  没了主人的控制,石昊之前使用的法力大手也没了目标,于是本能地重复起 了之前的命令,再度打起了叶倾仙的屁股。
 
  清脆的声音在寂静的仙府中显得分外刺耳,盖过了一切事情。
 
  「呵呵……」叶倾仙赤身裸体地站起身来,轻笑着走向石昊。虽然檀口间还 留有白色液体,下身也混杂着春水与精液,但她此时的样子却让石昊根本提不起 欲望来。
 
  身周,不知从何处冒出了几根仙绳,几下便将他死死地束缚住,石昊连反抗 的想法都没来得及有便已然失去了自由。
 
  一根雷鞭突然出现在了叶倾仙的手中。
 
  ……
 
  「奇怪,石昊怎么去了那么长时间?」曹雨生疑惑地问向小天角蚁,「不会 出什么意外了吧?」
 
  「怎么可能?难道那叶小妞还会杀了石昊吗?」小天角蚁满不在乎地说道, 「更何况真要动起手,就算石昊实力不敌,谁会吃亏也不一定呢。谁知道他们现 在正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也对,那我们继续在这等着吗?」
 
  「算了,先回去吧。让他们单独静静。」小天角蚁说道。于是二人便就真的 这么转身回去了。
 
  ……
 
  仙府内。
 
  「啊啊啊啊!!!!」石昊几乎快要痛得形成俱灭了。叶倾仙居然拿出了一 件至尊器来打他,还是加持了仙道法阵的特殊至尊器,让他痛至骨髓,但却偏偏 不会真的伤害到自己的性命和根基。显然叶仙子是真的动了大怒,要让他好好体 会一把自己刚才所受的苦痛。
 
  「我错了我错了!!」石昊立刻服软。他天不怕地不怕,就算是对月婵那样 的绝代仙子也可以厚着脸大喊女胖子。奈何叶倾仙却彷佛他命中的克星,虽是友 人,但却将他压得死死的。从认识到现在自己占的最大便宜也就是刚才了,刚才 的事情几乎绝对要胜过以前吃过的一切亏,而这份大胜的报应现在他也就要偿还 了。
 
 台湾妹综合社区 「呵呵!装昏迷是吧?」叶倾仙赤身裸体地站在石昊的面前。她连穿衣服的 工夫都没有便直接来虐待石昊了,可见叶仙子究竟愤怒到了什么地步,「少年, 你很勇敢啊!」
 
  又一声雷霆之声响起。至尊雷鞭再一次抽在了石昊的身上,瞬间便将他的骨 头抽断,然而仙道法阵却又在下一瞬间将伤口治愈,空留下疼痛折磨着石昊。 
  「很爽是吧?」叶倾仙又一鞭子抽了过去,「我的身体很舒服是吧?」 
  「是!」已经痛得只剩本能的石昊下意识回答道。
 
  叶倾仙的脸刷得一下又红了起来,显然又想起了刚才的事情。
 
  「最近你就不用上战场了,功绩什么的我来解决,你就在这老老实实地磨练 肉身吧。」叶倾仙冷声娇叱道,又是一鞭子赏给了石昊。
 
  对此,石昊也无可奈何,谁让人家仙子吃了这么大亏呢,就这么莫名其妙被 自己夺了处子之身。虽然一开始是因为意外而陷入了不可抗力的欲火中,但以他 强大的意志力其实早便清醒了过来,而当时叶倾仙的欲火也已经得到了缓解,只 要细加调理和自己相助应该就能慢慢恢复过来了。然而在那种香艳的情况下,他 并没有选择抽身离开,事实上任何一个男人应该都不会选择离开吧。
 
  至于石昊的法力大手更是在刚才想要继续打叶倾仙的屁股时被一巴掌抽碎, 只留下了一根手指,对着叶倾仙的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