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强暴小说  »  可怕的屈辱_大香蕉
可怕的屈辱_大香蕉
直至清晨的阳光,从窗户外直照进房间内!  剌眼的阳光,把躺在睡床上,正在闭目养神的曹九,照耀浑身极不自在!  於事他便起床跑到了浴室去,畅快地洗了一个澡后,显得精神奕奕的返回睡房里。  他一边穿回那身发黄发臭的衣服,一边看着仍是赤条条地软瘫於大床上的秀慧!  她那张漂亮的面孔,已被一头凌乱不堪的秀发所遮盖了!  在那雪白的肉体上,布满了一度又一度红红的指痕!  在那张开了的双腿中间,仍残留了大滩乾涸了污秽物!  看到秀慧被自己干得如此不堪的模样?  曹九竟禁不住展现出一面猥亵的自满来。  在穿好衣服后,他还贪婪在地上拾起了昨夜从秀慧身上扯脱下来的衣物在下流地把玩嗅闻!  曹九在把秀慧那些衣物,通通都塞进那破旧的裤子里后,竟意犹未尽的向着大床上的她靠过去!  看他轻轻地向秀慧推了一把,发现到她竟已是昏迷不醒后,曹九又伸手到她身上抚摸起来!  曹九还Yin笑地喃喃说道:  「嘻嘻嘻,陈太太长得真漂亮!  今后老子我可艳福不浅了!  嘻嘻嘻!」咧咀Yin笑的曹九,临离去前,还要伸手在秀慧的一个丨乳丨房上摸弄几遍后,他才肆无忌惮的推开了房子的大门,抽抽裤子,展现出一派懒洋洋的样子后,才关上大门,缓缓地向山下跑去。  很快便在那清晨的山径上消失踪影了。  这时的老王,在昨夜在离开了秀慧家后,便怀着满肚子郁结,跑到了市区内的一所夜店,独个儿喝了一整夜的闷酒。  此时他才带着满身酒气地返回店子里去。  而正当他打开了店子的大门时,他已嗅得一阵令人作呕的汗臭气味,已从他身后扑来了。  老王下意识地回头一看,一条令他感到极讨厌!  但又得无奈要面对的身影,已站立於他眼前了。  而这条臭气冲天的身影主人正是曹九来!  更令人倒胃的,就是曹九竟边用粗糙的手指,插进鼻腔里扣挖!  边看着老王发出诡异的笑容。  看到曹九,老王便不其然感到光火了!  於事他随即便破口大骂起来道:  「妈的,你这老乞儿有风流快活不去!  跑来我这里干吗?」曹九又一面意气风发的驳斥道:  「唏!  没有赵老板的引领,我这老乞儿,又怎有风流快活的份儿啊?」老王随即又骂道:  「妈的,你胡扯甚么?  我引领你甚么?  我没要你这无赖把那陈太太…」说到陈太太这三个字,老王登时便语塞起来了!  心虚的他,口中再也骂不出只字来。  而曹九则随即地说道:  「唏!  赵老板说话可要放乾净点。  是你先向那太太干过甚么?  我便跟着干过甚么吧!  说到无赖嘛?  我们彼此、彼此吧!」曹九这番话,着实令老王没有半点再能驳斥的余地!  他只能低着头,默默不语。  而曹九又乘势的说道:  「这事我看赵老板还是不要太张扬吧!  我这老乞儿不打紧啊!  但赵老板的声誉嘛,就不能受损了。」曹九的说话并不是无道理!  作贼心虚下,老王便一把将曹九先拉扯进店子里,待关上门后,才能感到较安心一点!  老王这时才开腔向曹九问道:  「那你老早跑来找我干甚?」曹九这时又再懒洋洋地说道:  「风流,老子昨夜真的爽够了。  赵老板果真识货!  那太太真捧极!  害得老子我,也要干上她一整夜呢!  嘻嘻嘻!」他接着又说道:  「可是嘛,说到快活嘛?  老子口袋里又缺钱!  想去吃点好的,穿点好的也不行!  你说我怎可快活呢?」老王登时气结的说道:  「妈的,亏你还有面向我要钱?」曹九又说道:  「呵呵!  依我看那太太应不敢把这事告诉别人!  但我这老乞儿嘛?  口袋里缺钱便会不高兴!  老子不高兴便会四处乱说话来!  若给那太太老公回来后知道嘛?  赵老板你说会发生甚么事啊?」曹九的来意,分明就是要向老王勒索!  但碍於有把柄在曹九手上。  老王虽心感到不忿!  最终,亦只得无奈地跟曹九一起到银行去!  把自己辛劳赚取回来的积蓄,无条件的向曹九双手奉上。  曹九在接过老王手中钞票后,便马上跑到城里去真的快活了!  而老王在气上心头下,亦买了瓶酒,边大口大口的灌进肚子里,边东拐西拐的返回山上的老家去了!  在途经秀慧家门前时,老王却隐约听到一把女人的饮泣声,自秀慧家中传出来!  楚楚可怜的饮泣声传至耳中,令老王心里登时泛起阵阵愧对秀慧的歉疚!  但事而至此,如今老王亦得只有任人摆布。  在内心百感交杂下,老王惟有把手中那瓶酒,一口气的痛快喝光后,返回家中,大醉於床上了。  接下来的两天里,曹九也一直没有再在村里出没!  而老王亦往往至深夜才返回家里去。  使得这条原本已人迹罕见的山径上,在入黑后就更显得僻静了。  但这夜,却有一男人身影,在漆黑一遍的山径上熟练地跑动着!  而且更渐渐地向着山岭上,那唯一有灯光透出的那房子逼近!  这山岭上那唯一的灯光,不但引来了数只灯蛾。  而且更引来了一头咀巴不停地溢出唾液的饿狼!  房子透出的灯火,亦正好显视房子内有人!  而这头饿狼,亦正是为要捕猎房子内的人而来!  独自在房子内的女主人,却不知危机已迫在眉睫!  从窗户外窥看,只看到她似刚用过膳?  正忙於收拾餐桌前的碗筷。  那窃伏在房子外的饿狼,正是曹九这头不节不扣的老色狼!  而房子内的女主人,当然就是秀慧这名漂亮迷人的少妇了!  曹九那布满红红血管的眼睛,正从窗户外紧盯着秀慧的一举一动。  当秀慧收拾了碗筷,往进厨房里去清洗的时候,曹九已用熟练老方法,把秀慧的家门打开了!  只一瞬间,他已飞快地窜进了房子内,再重新再把大门关上了。  看曹九不动声色的,已躲到客厅中的一角。  可是秀慧还未及察觉!  毫无防避地返回客厅中,清洁着在用膳过后的餐桌。  细看她上身仅穿一件薄薄的浅黄丨色衬衫,下身则穿了一条及滕的白色伞裙。  而正当秀慧俯身在清洁餐桌的时候,她那浑圆的美臀,正透过那薄薄的裙子,在曹九眼前扭动起来!  引得本已欲念高涨的他,双眼直要喷出火焰般!  舌尖正不断地伸出舔弄着咀巴。  他体内的欲火,着实已再按禁不住了!  他这头饥渴极的Yin狼,已飞快地从秀慧身后一扑而上!  两条强而有力的双臂,亦迅速的穿越秀慧腰际及颈项间将她紧紧地箝制着。  秀慧在大惊失色下,虽本能地作出反抗!  可是正当她想使劲地反抗时,方才发现自己的身体,早已被对方紧抱至动弹不得了。  在大惊下,秀慧慌乱地叫喊道:  「啊!  谁啊?  快放开我,救…  晤!」她还来不及呼喊,咀巴已被曹九那粗糙的手掌掩盖着了。  这双粗糙的魔掌,与及自身后传来的烈汗臭气味,秀慧又起会忘记!  更何况,阵阵既熟悉,但却又令人毛骨悚然的沙哑Yin笑声,已自她耳边响起来了!  这时曹九在制服了秀慧后,便Yin笑地向着她说道:  「嘻嘻嘻!  陈太太想喊谁啊?  要老子帮忙找人来吗?」曹九在说话间,他那双手臂便使劲地收紧,还语带恐吓地向秀慧说道:  「你若再敢乱叫,老子便宰了你!」已被吓至热泪盈眶的秀慧,亦只有连连地点头!  而曹九除把紧抱她的双臂稍稍放松外,亦把掩着她咀巴的手放开。  这时秀慧随即又哀求道:  「鸣…  鸣,你想怎样啊?  求…  求你啊!  放过我吧!」曹九又贴向她耳边Yin笑地说道:  「嘻嘻嘻!  陈太太长得这么亮,老子又怎舍得放过啊!」曹九的来意,实令秀慧又惊又怕得扭动身躯叫喊道:  「啊!  不要啊!  求求你别这样啊!  放开我啊!」秀慧的顽抗,已再度点燃了曹九那股充满欲火的兽性了!  於事他使劲便一把将秀慧的头颅按在餐桌上,连随更把她的一条臂膀使劲地扭向背部!  使得秀慧感到骨骼传来万分痛楚。  收起了嘻皮笑脸的曹九,更一面狰狞的向秀慧骂道:  「臭货!  你还敢在老子面前摆甚么臭架子?」秀慧在剧痛下则不断求饶的叫道:  「啊!  好痛啊!  求…  求你,不要啊!  好痛啊!」听到秀慧在痛楚下的哀求,曹九忽地温柔的说道:  「不想受苦?  那你就得乖乖的依我吧!」接着曹九又紧紧地从后把秀慧抱起来Yin笑地说道:  「嘻嘻嘻!  陈太太若乱叫嘛?  那就要把其他人都一并引来了!  嘻嘻嘻,这样嘛,陈太太的丑事,就要给所有人都知道了!  要吗?  你要人人都知道这事吗?」曹九的技俩果真凑效!  他这么一说,已把无知的秀慧吓至只懂得连连的摇头饮泣。  曹九见状,就更乘势的再说道:  「若人家知道这事?  他们会怎样看你啊?  嘻嘻嘻,他们定会把你看成是一名贪图富贵,到处勾搭男人的荡妇!  嘻嘻嘻,只要任何男人有钱,都可以来操死你这贱货!」已欲火焚身的曹九,着实已被秀慧的顽抗而浪费太多时间了!  眼看秀慧已给驯服下来了。  曹九那双手,已急不及待的开始在她身上肆意地抚摸起来了!  而鼻子亦紧贴向秀慧,使劲地嗅闻自她身上散发的淡淡幽香。  他那双粗糙的手,更无赖得隔着衣物,一手握着秀慧的一个丨乳丨房使劲地搓揉,一手已撩起了她的裙子,一直抚摸至大腿的根部!  那无情的魔掌,一下子便隔着那层薄薄的内裤布料,向着那胀鼓鼓的阴沪位置按压下去了!  曹九这时更一面Yin笑的说道:  「嘻嘻嘻,怎样啊陈太太?  你也不想老公也知道这事吧?  怎样啊?  嘻嘻嘻,要我告诉给你老公知吗?  要吗?  嘻嘻嘻嘻!」秀慧已被逼得只一面的哭着摇头说道:  「喔…  喔…  求求你,呜…  呜别…  别这样啊!  啊…  啊…  不…  不要…  不…  啊…  啊!」而曹九则下流的说道:  「嘻嘻嘻,陈太太口中说不要,但你那骚丨穴就越来越湿了!  嘻嘻嘻!」他忽地又一下子紧抱着秀慧说道:  「嘿!  陈太太的浪叫声,听到老子好舒服呢!  来,让老子给你放浪的叫过够吧!」曹九在说话间,秀慧整个人,已被狠狠地按得俯伏到餐桌上!  此时客厅里,便随即响起了连串布料被撕破的声音!  秀慧身上那件浅黄丨色的衬衫,已在顷刻间被撕成寸碎的,一片片漂落到客厅的地上。  此时曹九的咀巴,已着急得如雨点般吻在秀慧那雪白肩背上!  手亦紧随地把她身上那件粉红色的胸罩解下来掉到地上。  看曹九一手把秀慧按压在餐桌上,另一手已焦急地为自己脱去身上那些又黄又臭的衣服。  顷刻间已变得赤条条的曹九,胯间那大Rou棒已硬直地耸立着蓄势待发了!  在沉重急速的呼吸声下,曹九已一言不发的把秀慧搂抱起来!  那张大咀巴,亦开始在她白滑的颈项上,留下了数度湿滑的痕迹!  而曹九那双粗糙的魔掌,亦已穿越秀慧腋下,一下子把她两个雪白坚挺的丨乳丨房,紧紧的握在掌中使劲地搓揉着!  秀慧那幽香四溢,滑不留手的身体,已令曹九这头老色狼的欲火,再也按禁不住了!  看曹九一只手掌,已沿着那平坦光滑的小腹摸索而下!  而秀慧下身的裙子,亦马上被抽高至腰际间,露出内里所穿的粉红色小内裤!  那贪婪的手掌,竟一下子便插进了秀慧的内裤里,放肆地粗暴乱摸!  那粗糙的手掌,一时又按着那胀鼓鼓的阴沪在搓揉!  一时又伸出了长满厚厚皮茧的指头,爬开了两片肥美的阴唇,探进那紧凑的肉缝内蠕动着!  而曹九更无赖地把那又粗又硬的大Rou棒,抵住了秀慧那高高翘起的美臀上磨擦起来!  这时曹九又下流地Yin笑着向秀慧说道:  「嘻嘻嘻,陈太太那骚丨穴,又肥又嬾的,内里又紧水又多!  嘻嘻嘻,老子的大吊Cao进去,可真爽死呢!  嘻嘻嘻!」秀慧则不断饮泣着求饶道:  「呜…  呜…  求…  求你,别这样啊!  放过我吧!  不…  不要啊!…  啊…  呀…  呀!」而曹九又说道:  「嘻嘻嘻!  晤……  陈太太那里不是已经湿透了吗?  嘿!  你口中还扮作甚么说不要啊?  嘿!  你这他妈的臭货!  待老子操死你!」喜怒无常的变态曹九,又再一下子把秀慧按在餐桌上!  手亦马上把秀慧的内裤粗暴地拉下!  一条双毛茸茸的腿,已穿进她双腿间,把她两条粉腿硬生生的张开来!  而曹九已提着那黑黝黝的粗大Rou棒,向前猛然的挺进了!  在一度哀哭呼叫声,自秀慧口中喊出下,曹九的粗大Rou棒,已噗哧一声地整根插进了她的荫道里去了!  而全身正透出烘烘欲火的曹九,亦随即双手紧按着秀慧的纤腰,展开了他那既疯狂又粗暴的抽插!  曹九这头老色狼,竟急色得就地便把秀慧奸Yin起来!  沉重的呼吸声,正夹杂着痛苦的呻吟声,登时在客厅里迂回激荡着!  在那被推撞得咯咯作响,像快要散开来似的餐桌下,散满着凌乱不堪的衣物。  一双污脏脚掌,正稳站於地台上,支撑着那长满卷曲短毛的的粗壮小腿,在急速摇摆着!  而另外两条白皙的玉腿,则被分得开开的,显得湾曲乏力地苦苦支撑着。  两只纤细的足踝,更不时被外来的力量,牵引得向前高高地翘起!  不时只能仅靠几根玉趾站立!  在一条纤幼的小腿上,一件粉红色的小内裤,仍挂在一边的腿湾之内在漂扬着!  此时房子之外,除有着从那窗户透出的仅余灯光外,在这寂静的山岭上,更可清彻地听到,秀慧那痛苦的呻吟叫声在响不绝耳!  划破漆黑的夜空。  转眼间已踏进深夜的时份了!  在这带漆黑寂静的山径上,理应是人迹罕见的?  但这夜却有一长得胖胖的熟悉身影,缓缓自山下而上!  而这人正是老王。  看他正手拿着一瓶酒,边行边往咀巴里灌下。  当他快要返抵家门的时候,他忽地整个人呆住,因在他家门邻近的另一所房子里,正传出了阵阵女人的呻吟叫声!  清彻地传进了他的耳鼓里,令他裹足不前!  而老王当然知道,这把正在呻吟大作的女声主人是谁?  他亦清楚知道,邻近的那所房子内,正发生着何许的事情?  老王藉着几分酒意,胆子更大起来!  他竟蹑手蹑脚的,靠向邻近的那所房子,沿着传出声响的那扇窗户,悄悄地往内里探头窥看。  首先影入老王眼帘的,就是一具赤裸裸已被汗水沾染得发亮的雪白女体,於睡房里的大床上,骑在一男人的身上,不停地被上上下下的抛动着!  老王当然一眼便可认出,这具雪白女体的主人正是秀慧!  而在她胯下,正舒适地躺卧在睡床上的男人,手中正把玩臭闻着一件粉红色女装内裤!  从那身黝黑的皮肤,及那半秃得发亮的头顶,凭着这两项特徵,老王已可得知必定是曹九了。  看着身子不停地被抛动着的秀慧,口中更不断地吐出凄怨的呻吟声!  胸前一对雪白坚挺的丨乳丨房,亦被带动得有节奏地弹跳着!  而在这时,一直躺卧於睡床上的曹九,更忽地弯身而起!  拥着秀慧便来一记深深的湿吻!  在吻舔过一番后,曹九又轻托着秀慧的香腮,仍急速喘息着Yin笑地说道:  「嘎…  嘎!  嘻嘻嘻,对了,陈太太这样子才够骚啊!  嘻嘻,嘎…  嘎…  嘎!」曹九这时又伸手抓着秀慧两个丨乳丨房使劲地搓揉着说道:  「嘻嘻嘻!  陈太太这两个奶子,搓在老子手中真爽呢!  嘎…  嘎!  老子爱死你了!  嘻嘻嘻!」曹九边向秀慧说着脏话,边而奋力地挺腰抽送的同时,他那双Yin眼,亦紧盯着一脸痛苦难受表情的秀慧!  曹九还下流得伸出数根指头,向着秀慧胸前两颗粉嫩的小丨乳丨头使劲地捏弄着!  看着在床上拥着秀慧拼命地猛干的曹九,一时又来一记深吻,一时又兴奋得把秀慧紧抱入怀!  在那阵阵沙哑的Yin笑声下,可怜秀慧在曹九身上,更惨被抽插挺送得不断抛动跌荡过不停。  房间里的剌热Yin欲情景,令窃伏在房子窗前窥看着的老王,禁不住被气得牙痒痒的,一方面可恨那温柔香被这卑鄙的曹九夺去!  而另一方面,却又因看到娇美的秀慧正被曹九蹂躏得死去活来,而内心涌现出一股内疚!  阵阵愧对秀慧的歉意悠然而生,老王此时实在已不忍在看下去了。  看他举起瓶子,便往喉头里猛灌而下,东拐西拐的,便返回自己的家门去。  已烂醉如泥的老王,一下子便倒在睡床上,一口便把瓶子里的酒喝光!  就在醉昏前,口中还喃喃地骂道:  「嘿!  妈的死老乞儿!  真该死的,给他占进了便宜!  嘿!  看…  看你他妈的还能…  能快活得多久?」老王说毕,便倒在睡床上,泥醉得呼呼大睡了。  在两天后的一个傍晚,老王正独自在店子里忙着收拾东西,正准备把店子关上。  而就在这时,一张令他感到极讨厌的面孔,却又再次出现在他跟前。  老王看到眼前的曹九,虽换上了一身较平日簇新的衣服,但他那赋一向不修边幅的模样,却不能令人感到他洁净、光鲜了一点。  一身黝黑的肤色、布满着油光,粘着几根稀发的半秃头颅、那些细短胡子、仍然布满在那阔大的咀巴四周!  加上一张长得极丑陋的面孔、与及那发出阵阵难闻气味的身体!  却显得曹九依旧是污脏不堪!  老王当然知道,曹九又跑来向自己诈取金钱了!  但老王却奇怪地显得平静。  过往曹九跑来找他要钱,他例必会破口大骂一番的!  但这趟,老王却竟一言不发,一叠厚厚的钞票,便主动递到曹九的跟前。  曹九虽感到有点意外,但看着眼前这叠钞票,小说也有数万元之钜!  可吸引得他双眼发亮了!  贪得无厌的曹九,竟想也不想便把所有钞票全数收取下来。  钞票的魔力,已令曹九完全忘却一切了。  这时老王才开腔说道:  「这个月头就只有这么多了!  再多我也没有了!」而曹九则一脸喜悦的答道:  「嘻嘻,赵老板可放心吧!  这些日子,我保证不会再来找你麻烦的。」看着曹九把钞票塞进口袋里后,老王又说道:  「收了钱便快滚吧!  我还有事要赶着去办!」曹九怀着一脸贪婪喜悦,在收下钞票后,亦不想跟再作老王纠缠了。  於事他亦赶快的离去了。  待曹九离去后,老王便马上放下手上工作,走出店子前,看着曹九的背影,沿着山上而远去了。  这时老王看着曹九的背影,面容忽地显得诡异起来!  看他匆匆拜托了离近店铺的老板,帮忙看守着自己的店子后,他竟紧跟随着曹九离去的方向,急步地追赶而去。  傍晚的山径上,已开始显得颇为阴暗了。  但对於曹九,这山径算是再昏暗至漆黑一遍,他亦一样熟悉得可如白天般走动。  相反紧随其后的老王,却追赶得甚感吃力!  但他仍牙龈紧咬,虽气喘如牛,却仍死命地远远从后跟随着曹九。  这时的曹九,顷刻间便已来到一所搭建在山僻远山岭上的破旧房子之前停下来了。  而一直沿途跟踪着的老王,亦飞快地躲到草丛间,免得被曹九发现!  当看着曹九进入了那破旧房子后,他便马上蹑手蹑脚的,向着那房子靠过去。  此时在那所破旧房子里,已亮起了微弱的灯光来。  而老王亦找到了一扇窗户后,便马上靠近窥探内里的一切。  这所细小而破旧的房子,便是曹九的住处了。  房子内的杂物不但堆积如山。  凌乱不堪之余,更发出阵阵令人欲呕的臭气!  但老王已顾不下这么多了!  他只好掩着鼻子,双眼却一直紧盯着曹九在房子内的一举一动。  而老王此时则注视到,曹九这时已在床沿下,拉出了一破旧的皮箱来!  而当他把皮箱打开后,更差点儿把老王吓得大叫了出来!  在那破旧的皮箱里,竟存放着一笔为数可观的钞票!  曹九那里来忽地变得这么富有?  老王当然心知肚明。  他这些钞票,全都是曹九由自己身上敲诈回来的!  但老王却意想不到?  曹九竟然并没有把这些不义之财花光,而且更把钞票储藏起来。  看着曹九,把刚才从自己身上取过来的钞票,大部份也都放到那皮箱里去后,在窗前窥视着的老王,面上亦禁不住展现出一阵狡猾的冷笑!  待曹九把那皮箱放回原处后,老王忽然似有所决策般?  马上便急步沿着山路离去了。  而这时的曹九,把剩下来的钞票放回口袋里后,便再度离开房子,直往山下跑去了。  这夜曹九可谓心情大好!  穿上了簇新的衣服,口袋里又有了钞票!  他便跑到了村里,找家食店开怀地大嚼起来了。  在饱餐一顿过后,曹九走出了食店外,仍是满咀粘着油光的他,已一面写意地边抽着香烟,边向着一些走在街上的年轻女子,上下打亮起来了!  饱暖思Yin欲,如今正好来形容曹九这头老色狼了。  色心大起的他,当然便会想起了已成自己笼中之鸟的秀慧来!  曹九Yin念一动,便马上沿着秀慧那所位於山岭上房子跑去了。  在入夜后的阴暗山路上,顷刻间曹九已熟练的跑到了秀慧的家门前了。  在周遭漆黑一遍的山岭上,依旧就只有秀慧那家房子,才会透出灯光来!  曹九在鬼鬼祟祟於房子的窗户前窥看一番后,他便走到大门前,只看他双手动两动,秀慧家那扇本已琐上的大门,已给他熟练地打开了!  而曹九亦飞快地窜进了秀慧的家中了。  不消一会,阵阵沙哑的Yin笑声、与及女人的凄怨呼叫声,便又再一次自这所在山岭上唯一仍透出灯光的房子内传出来!  而在房子不远处的草丛内,正有一长得肥肥胖胖的身影,缓缓地向着房子靠过来!  而这身影的主人,正是老王。  这夜的他,打从开始便一直跟踪着曹九了。  他要跑来向秀慧侵犯!  老王当然亦闻风而来吧。  看老王已靠近了房间里的窗户前,偷窥着内里正发生的一切。  触目所见,上身已呈赤裸的秀慧,已被按倒在睡床上了!  而同样赤着膊的曹九,正疯狂地吻舔着秀慧胸前的一对雪白的丨乳丨房!  一只粗糙的手掌,亦已撩进了她的裙子内肆意的摸弄起来。  接着曹九更Yin笑的向秀慧说道:  「嘻嘻嘻!  陈太太下面那骚丨穴,真的又肥又嫩又多汁呢!  嘻嘻嘻,快来让老子好好的嚐一嚐!」曹九语声方落,秀慧所穿的白色内裤,已给他从那米色的裙子内,硬生生地扯脱下来了!  而曹九还下流得在阵阵Yin笑下,把那条小内裤递到鼻子间里嗅闻!  另一只手,亦连随把秀慧的裙子抽起后,更粗暴地把她两条粉腿使劲地张开来!  老王看着曹九那稀发散乱,油光闪闪的秃头,已二话不说的,斗大的半秃头颅,便一下子埋向秀慧双腿间,疯狂摆动吻舔起来了!  而秀慧则只懂一直掩着面,在不断的痛哭呻吟着!  老王当然并非只来偷窥曹九如何把秀慧Yin辱吧!  狡猾的他,当然是另有图谋的了。  正当曹九浸Yin在Yin辱秀慧的同时,老王已向着山上,摸黑前进了。  几经艰辛,老王才气急败坏地来到曹九那所破旧的房子前。  稍作歇息后,老王便取出了一件小工具,用上跟曹九一模一样的手法,把房子的大门打开后,他便小心翼翼地摸进内,找上曹九那张发臭的睡床后,便从床沿下把刚才所窥看到那个破旧皮箱取出。  老王把皮箱打开后,内里果然是盛满了钞票!  他几可认定,曹九这些钞票,是从自己身上敲诈所得的。  老王整夜跟踪着曹九,目的就是找一个合适时机,夺回这些钞票。  失去了的东西,现又再次回到自己的手上来,老王当然大喜!  更河况这些钞票是他多年来辛苦赚取回来的积蓄。  老王高兴之余,冷哼一声,便提起那破旧皮箱,马上逃离曹九那所破旧房子了。  他提着那皮箱,静悄悄地摸黑返回家中!  经续一点算后,老王才发现,曹九竟已从他身上诈取了数十万元之多!  除钞票外,一些从警局寄给秀慧的信件,都通通给他偷去藏起来。  老王把钞票和信件,转到一个簇新的袋子里后,冷哼一声,便把那破旧的皮箱掉过一旁了。  老王深知,曹九这人亦非善类!  一但给他发现是自己偷偷取回钞票,定必会找他麻烦的!  但他这趟似空有成竹?  看他拿了一瓶酒,边喝着,边把家中窗户打开,坐到窗前,阵阵女人的呻吟声,仍隐约从邻近的那所透着灯光的房子内传进他的耳根里。  接着的一整天,老王的店子,亦没有开门盈业!  人当然没有在村里出没。  而曹九亦因口袋里有钞票,在向秀慧发泄过一整夜的兽欲后,便跑到了别处去找些消遣!  直至傍晚时份,他花光了身上钞票后,才返回村内。  正当曹九感到肚子饿了,但他这时才发现,身上已再没余钱吃东西了!  於事他便跑回家中,想到要再取钱钞票后,才返回村里的食店饱餐。  但他竟万料不到,在那破旧房子里藏着的大量钞票,已不翼而飞了!  又急又怒的曹九,在家中翻箱倒笼,找了一遍又一遍后,仍找不着藏着钞票的旧皮箱。  曹九在一片茫然之时,忽地想起当日老王当日递上钞票时的模样,不禁怀疑起他上来!  於事他便马上跑到老王家中看过究竟?  那知跑到老王家中,任凭他使尽气力的打门,也只是吃着闭门羹!  但当他从窗外往房子里察看后,除看到房子内已变得空空如也外,就只看到自己那个破旧的皮箱,内里已变得空荡荡的被翻过一旁!  一阵怒意便涌上心头了!  曹九做梦也没想到,老王竟来一记暗度陈仓!  曹九在盛怒下,便一口气的往山下狂奔,冲着老王的店子而去。  而刚考,老王此时正从店子里收拾着一些东西。  看样子,他好像要远行了。  老王这头狡猾的老狐狸,他深知自己有把柄在曹九手上。  不想法子,积蓄早晚亦会给曹九这贪得无厌的小人完全敲诈掉!  於事他便想到,先行把店子卖给了别人。  再想办法从曹九身上,取回多小便多小!  接着便乘夜溜之大吉。  这样一来,因自己一时好色,而施计奸污了秀慧一事,若真的给闹大了?  要追究的话?  他亦老早已逃之夭夭了!  而二来更可避免再受到曹九的敲诈。  老王的如意算盘,自以为已算得天衣无缝了!  而就再他收拾好店子里的琐碎事项,正准备把店子关上后离开之际,怒气冲冲的曹九,亦於这时毅然站在他那店子之前了。  带着一面阴沉气色的曹九,却特然开腔地向老王说道:  「赵老板,怎么了?  要远行吗?」而老王在深知不妙下,神色慌张的说道:  「呸!  我…  我要去那里?  难度要…  要你批准吗?」曹九又冷笑地说道:  「我看赵老板不是有远行吧!  是干了些没面见人的亏心事。  害怕得要逃吧!」曹九的说话,令老王也怒了!  他随即反驳道:  「妈的,论到干了亏心事,你这老乞儿还干得小吗?」你一言,我一语的,已令曹九感到极不耐烦了!  他随即说道:  「快把钱还给我,否则老子便要你没好过!」老王又诈作不知情的说道:  「甚么钱啊!  我不是已给了你很多吗?」曹九这时已按禁不住怒火了!  他一把冲进店子里,便抓着老王说道:  「干你娘,老赵!  看你还敢在老子面前耍把戏吗?  老子的钱在那里?」曹九动粗了,老王亦不示弱,他推开了曹九后,便说道:  「妈的,甚么你的钱?  钱全是我的,你爷爷我一个钱也不会给你这老乞儿的!  快滚吧!」在那细小的店子里,双方越是对骂,便越见愤怒了!  曹九在怒意难消之下,竟忽地向老王挥拳!  老王虽来不及防范,但中拳后亦马上向曹九还以颜色!  两人就这样,在店子内动粗扭打起来了!  打斗的响声,更惊动了街上的人群围观起来!  而店子内,老王倚着肥胖沉重的身躯,对着个子较矮小的曹九,已渐渐占上风了!  而曹九眼看已不敌老王,一怒之下,便随手拿起了一柄锉刀,向着老王肥胖的腰腹间猛然地剌下去!  老王登时感腰腹剧痛地退开。  但曹九却得势不饶人,猛然扑向老王,手中的锉刀便连番向着老王胸腹间狂剌了数记!  像发疯了的曹九,正至一阵鲜血洒到面上来后,他才猛然醒悟,自己闯出了大祸来了!  看着已满身鲜血软瘫倒地的老王,曹九呆了一呆后,便弃下那柄凶器,马上想拔足往店外狂奔!  但街上围观的人群,在看见曹九行凶后,都纷纷把曹九围堵起来。  不让他逃脱!  曹九在几经推撞后,终使出蛮劲,把人群撞开,向着另一边的山岭上狂奔而去。  而街上的目击这事的村民,一时群情汹涌的,一些已马上去找警察!  一些年轻的村民,更是随手拿起街上的杂物,便追打着曹九起来!  而刚考这时,秀慧正买了些东西回来!  当他途经老王的店子门前,马上吓得惊叫起来!  手上的东西,亦吓得全掉到地上了。  在店子内的老王,正满身鲜血,奄奄一息地倒卧於大摊血泊之中!  看到老王这样子,一向品性纯良的秀慧,竟不顾老王之前向他干过了甚么?  赶快跑进店子里,察看老王的情况。  秀慧的不顾前嫌,不禁令已奄奄一息的老王更感到内疚!  接着他气弱柔丝地向她说道:  「陈太…  太,坤…  老王对…  对不起你…  你了!  快…  快回到…  回到…  家里去,取…  取那…  那个袋子!  内…  内里的东…  东西,全…  全是送给你…  你的!  坤…  老王…  对…  对不…  起你…  你了!  快…  快…  去!」老王说罢,便昏倒在血泊当中了!  秀慧虽在一片茫然下,呆了一呆后,便马上冲出店子,向着山上的家里跑去了!  当秀慧返抵家中后,却真的发现一个簇新的袋子,正安放睡房的门前。  但她并没有马上打开袋子,看看内里盛着的是甚么东西?  她只管拿起那个袋子,便再度跑回山下去。  秀慧只一心想到要把那袋子交回给老王!  可是,当她再跑回店子里的时候,那店子已给大队警察封锁了!  而当她探头察看店内情况时,吓然已看到,老王的身体,已盖上了一层白布了!  在现场听到村民所说,在医生赶到之前,老王已因失血太多,一命呜呼了!  看着老王的屍首被抬离现场,秀慧只懂紧抱着那袋子,呆立地目送老王的屍体,从他那小店里被抬离。  人之将死,其行也善。  老王在他临终前,为他向秀慧所干过的各种事而作出了最后的道歉。  而经历了这巨变的秀慧,她回到家里后,才打开了袋子察看内里的东西。  她除发现了数十万元的钞票外,还有老王遇害前,所写下交给她的一封道歉信。  信中的内容,除道出了老王对她所干的事前因后果外,更道出老王的内疚歉意,他更准备把那数十万元的钞票,全都送给了秀慧后,便会离开这里!  希望可为自己对她干过的事作出点点的补偿。  看到此,秀慧这时真的可谓百惑交杂了!  老王虽在之前把她弄醉后,夺去了她清白之躯!  还三番四次的向她作出侵犯。  而且及后更因此而落入曹九手中,令她身心、肉体也受尽了此生想也重没有想过的可怕屈辱。  但对於秀慧来说,原谅或不原谅过老王?  相信亦再不重要了。  而今夜,这个漆黑一遍的山岭上,这所依旧是唯一仍透出灯光的房子!  到了此刻,才真正的可回复平静了。  但这夜在另一个山岭上,则气氛非常紧张。  大批的警员,及村民,都纷纷手持着照明工具,把整座山也包围得水泄不通!  这些警员及村民,目的同样是要追捕着曹九!  而惊慌逃走的曹九,对这於这座人迹罕见的山岭地形并不熟悉!  但他仍拼命地向着漆黑的山路狂奔而上。  在他身后,更不时传来追捕者的叫喝声!  听进曹九耳内,就更心慌意乱了!  在边逃边回头察看下,曹九一时不慎,竟踏在一处泥土松脱的峭壁上,人便马上向着一处漆黑得深不见底的出崖翻滚下去了!  连翻带滚而下的曹九,不知是否天意要亡他也?  他竟狠狠地撞上一位於山崖上的岩石上!  跌势可是止住了。  但从山上摔下,加上这向岩石的一撞!  已令曹九头破血流了,满身伤痕了!  而几根树枝,更贯穿了他的身体!  四肢亦被摔得骨折变形了!  但可笑的是,身体虽受到重伤,但头脑却出奇地依然清醒!  曹九在全身剧痛下,虽不断的惨叫求救!  但他那已变得更沙哑的声音,在这山崖之下,根本无人可以听得到。  随着体内的血液一点一滴的流逝!  曹九的叫喊声,亦停止了。  曹九到了此刻,唯一可做的,便只有等待,等待着生命的结束。  大批追赶上山的警员及村民,一直搜索到了第二天的下午,仍是遍寻不获曹九的踪影?  而此时天色却特然转坏!  而警方最终亦好暂时放弃搜索行动。  在经过一整夜的风雨后,清晨的日出,又再次照耀着大地了。  可是在那阳光也照耀不到的山崖之下,曹九仍然倒卧在此!  但不同的是,如今的曹九,已变成一具屍体了!  而曹九的屍身,最终亦沦为山崖上的昆虫美点,但或许这就是他人生唯一所干过的好事了!  在数天后,曹九那已几近腐化了的屍身,才被一名前往山崖下采药的村民发现后,才通知警方。  老王、曹九、因贪恋着财、色,而干出了伤天害理的坏事!  而上天对他们两人的惩罚虽各有不同,但最终的结果,亦需各自附上了宝贵的生命来作出代价!  而这事情发生了个多星期后,村民已如常地干活的干活,上班的上班,一切都回复跟平日无异了!  但在这天的中午,秀慧却独自己站於村外的公车站里,一面心急如焚的在等待着甚么似的?  直至一辆公车缓缓驶来后,看见一名她一直期盼牵、挂着的身影下车后,秀慧双眼已禁不住流下眼泪了!  但她今次所流的泪,是为喜极而泣!  因为今天,他的丈夫德禄终於可从警局里回来了。  因为警方已找到了那公地的老板了!  而很自然,只是名新入职小工头的德禄便可无罪释放了。  秀慧跟德禄虽只分开了个多月!  但夫妇两自新婚后,也从没分开过这么久的!  更何况,在这段期间里,夫妇俩各自,亦层面对过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此刻喜获重逢,亦禁不住相拥而痛哭了!  自德禄回来后,转眼便已过了数个月!  而这一天,村子里变得非常热闹起来!  因正有一店子选择在今天开始正式盈业了!  这是一间专门帮人家修理,及售卖各种水电器材的店子。  店子虽面积不大!  但内所售卖的货品,却十分齐全。  而这家店子的老板及老板娘,就正是德禄和秀慧!  秀慧自丈夫回来后,便动用了老王留下给他的金钱,不但在村里开设了这间店铺。  而且还由山岭上,那所令她经历了一场恶梦的旧居,搬家到山下的村里,一所较簇新的房子内居住。  刚考自老王不在后,村里便再没有替人家修理水电的店铺了。  但如今有了德禄夫妇这所新店,可谓不愁没生意了!  德禄虽感奇怪?  老婆那里来这么富有呢?  但他每每问道,秀慧亦只好辩称是变卖了嫁妆吧!  秀慧在经历过这许多事情后,人也变得比以往乖巧了!  自德禄回来后,她一直也未有告诉过丈夫,他不在身边的那段期间里,自己层分别被老王及曹九奸污了的那件不幸事情!  因秀慧知道,若把这件事告诉了给他,一来以德禄的耿直刚烈的性格,恐怕就会连老王的坟墓,也都会给他前去摧过稀烂。  二来,知道这事情的人,世上如今就只剩下秀慧一人了!  反正是难於启齿的事情,或许还是永远埋藏在她心底里,让时间把它洗刷掉更适合吧!大香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