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强暴小说  »  说点我的小经历
说点我的小经历
2014年在家无业,无意中发现有支援西部贫困地区的志愿名额 自己就报名了,然后接到通知1个月后出发一个西北农村。一行一共5人,3男两女,经过好几天的火车,长途客车,小货车,拖拉机,牛车,最后步行,终于活着到了一个大自然环抱的一个小村庄(严格意义上只有13个能算上房子的小屯子)[大哭][大哭。但是沿路风景和队长无尽的故事,算不上太疲惫,比较那时我才23。主要任务是男生出苦力那些,女生白天有点文化的可以教教识字,洗洗衣服,传授一些大城市的新鲜事,生活经验什么的,还有就是分发衣物,书籍什么的。那么比较尴尬的是要和当地人住一起,这也是故事的重点。白天我负责教认字,简单算数什么的,班级里有一个17岁的男孩子,本地人叫他傻子,智商确实和8,9岁的孩子那样,甚至更低。别人叫我老师,就他叫我妈妈,并且童真一般的大眼睛一直看着我从不离开。事后我和村长也沟通了解过,他父亲早逝,母亲外出打工很多年,平时就是乡亲照顾,给口吃喝,挺可怜的。后来我就决定这1个月,我来照顾他,住一起。队长也找过我谈话,说了一些不方便什么的,我还是坚决要照顾他。头3天在一起住都十分正常,和村长说的一样,这个弱智儿叫梁娃子,脾气特别温和,话少有时候会自言自语些什么,别人也听不懂,大人干活也能搭把手,知乎他也听得懂。我的故事就是从第四天晚上开始的。  6月15日,晴  上午开了个小会,队长十分关心队员们的适应情况,大山里虫子老鼠多,还特别关照我,如果觉得不合适马上调整住宿,我婉言拒绝了,娃子是个挺安静的孩子,挺喜欢的。下午回到住处休息一会,听娃子叫我:妈!妈!河里去!河里去!我不知道是怎么了,就跟着去了。走过一个小山,有个小河,水特别清凉,赶到时娃子竟然光溜溜的下水了,我自然不好意思多看,也知道村里的孩子都喜欢下河玩,就整理好他的衣物,坐在安上看风景。这娃子会唱山歌,还挺好听的水虽然不是很浅,但他个头很高,说我不偷瞄那是骗人。挺白的孩子,就是有的皮包骨,1.7的大个,身材比前任好(前任胖子)。娃子冲着我喊,妈!来玩喽!我肯定不行的,旱鸭子,对于我166个头来说挺害怕那条河的,水流也是很急的。所以拒绝了。娃子叹气打水花,不一会儿就开始朝我这里泼水,我假装生气,先回屋了。当然了,那是后来,晚上没人的时候[偷笑河里泡一泡清泉感觉不错哦,推荐大家也试试(不穿衣服)6月15日晚  村长组织晚上安排志愿者们聚餐,都是现杀的猪狗肉,牛羊奶和山野菜,特意拿出来村里自酿的山泉野果子酒。人多热闹,乡里乡亲和我们几个经过3天的时间生活,基本是一家人了,我也顾不上什么形象了,大口吃起来。酒,平时闺密聚餐也是有量的,但喝之前队长提醒我,这自酿的山泉酒可是货真价实的好东西,很补但度数自然不低啊。当时我还真没当回事,一大碗一口喝了半下。嗬!好辣!有劲儿啊,不过确实好喝,吃了几口把另一半干了。就这样大概喝了6大碗,印象中村长夸我和王海燕姐能喝,城里人阴盛阳衰,队长倒是一脸苦样,好像怕俺俩妹子耍酒疯。讲真我是喝多睡觉型的。不知怎么回的家,迷糊的睡了,但没睡死,屋里突然亮了,应该是娃子点亮了灯泡,我微微睁眼只看到娃子光个大腚下炕对着桶嘘嘘。只见他把香蕉一样的家伙向下压,嘘了能有两分钟(憋很长时间?)不知为什么我突然精神了,他侧面对着我,也就一步的距离。嘘嘘完还继续玩着,嘴里哼着什么,看的十分清楚。香蕉还未打开,一点点露出来,外皮在灯泡照射下显得特别白净,那一点点露出的格外粉红。是的,我足足盯死那一点直到他返回被窝。[流汗][流汗][惊恐][惊恐心扑通扑通跳,不想不想不想,好吧,在偷偷看一眼。没关灯,他杯子堆炕边儿,正好正对着坐在我对面,还在摆弄着。我俩腿不听使唤轻轻摩擦着,控制控制……是要剥出来?但看表情有的难受。哦,是不是过长啊?要不要帮他?他是一个弱智不怕的!但是被人发现可就糟了。睡觉吧姑奶奶,会有办法的,完了什么时候已经湿透了?!算了就这么将就睡吧。过了一会娃子生气的打了自己香蕉几下,到下身也睡了。  山里晚上冷,尤其阴雨天,可是娃子好像火炉是不怕似的。刚来几天,这种晚上阴冷的天气还要适应几天(实际上就1天以后找到办法了)    16日  想洗澡,打听村里的婶子得知一般都去后山的河里洗洗,哪天可以领着一起去,但是有男有女,还是算了。回家以后发现有个木桶,挺大能容下俩人,于是就让娃子去打水,接了4大盆水在后院晒温度,大桶也好些时间没用了,仔细清理清理。等晚上娃子睡了,我就开始入桶泡澡,因为对了点开水,温度不错。洗着洗着猛地抬头发现窗户缝有人头往里瞄,吓我一跳,马上喊到:谁呀?娃子!起来去看看!娃子像得令一样猛地从床上一跃到地上,还没等我说穿上裤子啊,人已经追出去了。可是对付果然高人,跑了!我整生气呢,娃子已经回来了,双腿贴在桶边问我:妈!腻弄啥咧?我盯着娃子白嫩自然下垂的丁丁:啊,马洗澡。娃子没等我反应过来也进来了。转过去,蹲下!我假装生气的说。开始擦后背,不老实!俩膝盖夹住他腰,别乱动!……转过来!娃子转身,一把抢走我胸前的毛巾开始玩,我也意识到他比较是个孩子,也就没顾及太多。站起来!娃子站起来,丁丁就在嘴边!!!昨晚的事浮现在眼前,于是右手开始轻轻搭在丁丁上,抬头看娃子和毛巾正欢,放心了,开始慢慢退去外皮。  退到一半,发现萝卜心变红,丁丁也开始变硬,里面确实很脏,有臭味。娃子用手想阻止,让我摊开了:妈妈轻轻的,弄弄以后不痛了。娃子听话了,手把着桶边坐下来咬牙忍着。我搓了很多香皂涂抹上,继续退皮。终于完成了,整个萝卜心露了出来,比之前更大更红通通的,头下面沟里一层脏东西,也清理干净。娃子痛的直叫,全身颤抖,丁丁更是涨的硕大。我头脑空白,没多想,轻轻的含住了娃子的丁丁(总要试试吧,前任这样说很舒服),轻轻在嘴里移动着。娃子表情不那么痛苦了,身体明细也放松了不少。过了一会我觉得可以了,就松开嘴,可是娃子身体向前挺,我懂什么意思,不想那么多了,继续含在嘴里套弄。只听见娃子轻声呻吟,身体又开始绷紧,我收我底部加快速度,几股强劲的暖流喷射出来,太突然没控制住,吞了大半。  娃子大口喘气,我处理了一下说:换你给我搓吧!  18日  早上起床后背疼,娃子完事太使劲了,照镜子后背红了都,我这细皮嫩肉啊,煮了粥和鸡蛋给娃子留下去村长家开会了。  后天镇里领导来慰问志愿队,做好人口生育疾病排查等相关准备。坐下整理材料的时候,眼神落到队长那里,队长突然眼神一偏,赶紧躲开了,我也没多想。会后队长说晚上继续开会总结几日情况。晚上来到队长住处,日常工作交代完,开吃!还是杀猪菜,还有10大坛酒!推杯换盏以后,烂醉如泥,只记得队长特意问我如果洗澡不方便明天修缮一下,当时没当回事,不知不觉中睡了。晚上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我一丝不挂地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有只小狗用舌头舔我,一开始挺痒痒,后来感觉怪怪的,它开始专注咪咪,什么转圈啊,撤啊什么的,然后向下直奔小树林,有点害怕但有电流一样。这小狗的舌头很坏,各种搅动,翻来翻去,感觉小豆豆已经完全膨胀,更是小舌头主要玩弄的重点。我能感觉到已经决堤了,止不住,这小舌头真厉害,救命啊,有机会我也要养一只!突然狗狗不舔了,我失落并交集的呼唤着……突然一个硬硬的东西顶到了公园入口,那种滋味我知道,有的小害怕,但又知道那种充实满足的感觉,怎么不动了?进不进来啊?我拼命的扭动腰和屁股向下迎合着。很快森林的秘洞被一根粗粗的圆柱体慢慢填充,没有一丝缝隙,可惜的是,太短!里面还有一段距离啊,再进来点!  突然我发觉不对,这感觉太真实,调皮的娃子?不能啊,他肯定没经验啊,况且长度我知道。我拼命的唤醒自己,在有频率的晃动之后,我睁开了眼睛,是队长!!  18日深夜  队长,你在干嘛?不要!啊!啊!  我做什么你知道,我关注你很久了,你报名那天开始我就注意你了,我喜欢你这类的的妹子。  等一下,先等一下,啊!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请远离我的粗鲁,我也是喝酒一时冲动,难道你不喜欢我这样的男人嘛?  请不要这样,队长,不要……停一下,请停一下。  我知道央求和反抗起不到作用,况且身体也不受控制。队长换了个后入式加快了速度,不知什么时候感觉肚子被一股一股热流冲击后,结束了这场深夜的反围剿,结果全军覆没无任何反抗能力。  清醒了一会,我哭了。在这个离家很远,陌生的村子里,各种艰苦的遭遇我都坚持了,唯独被信任的队长强暴让我倾泄痛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