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丝丝爱意
丝丝爱意
     舒坦的沙发床上,我爱不释手地搓玩着丝丝那两团滑腻的乳球,它们是如此巨大和充满弹力,我把它捏在掌中搓圆弄扁,时而用手指拈起发胀的奶头,把那粉红色的乳晕扯得长长地凸了出来,然後该它强力地弹回去,弄得那白如羊脂的奶球左摇右摆,荡出一圈一圈摇曳的乳波,煞是好看。  丝丝柔顺地伏在我结实的胸膛上,满足地回味刚才前所末有的快感,她想不到我这个小伙子如此强壮和勇猛,尤其是当我向她的阴道射精的时候,简直好像一团团滚烫的热液,直射到她子宫深处,把她的灵魂也彷佛也射了出来。  她金黄色的头发凌乱地挂在头上,鼻尖上还残留着点点激情过後的汗珠,一闪一闪地。我把她矫佣妩媚的脸孔轻轻抬起,深深地吻在她微张的两片樱唇上,姿意地把她诱人的香郁郁的舌尖啜进嘴里,像馋嘴的婴儿,不停地啜吸着她源源不绝的香液。  我真想不到有这般艳遇。在内地,我根本没有结识过女孩子,但一进入这间高校,可能由于全校便只有一个大陆来的男孩子,比较引人注目,在学校里我是最受欢迎的一个,女生们主动地约会我,其中丝丝一夥,兴四个人,每个都生得如花似玉,各有各的娇美,身材更是空前绝後,每当她们向他谈笑的时候,我便忍不住心猿意马,尤其是她们其中珊珊,更是全校的校花。  丝丝今天借温习的藉口来到我家中,引诱我做了生平的第一次性交,命我懂得做爱原来是世上最快乐的事情,但现在做完後,我却有点儿不安,因为我曾答应丝丝,今晚要当作她的生日礼物,送给她的死党珊珊,而且还得把阴毛全部剃掉。  我不知究竟为什麽会答应这样的做法,大概是为了丝丝的美丽胴体而答应了她这种异乎寻常的荒唐游戏吧!  正当我想得出神的时候,丝丝已把我按下,仰卧在床上,在我仍然软小的阳具上喷了一口剃须膏,不一会子,她已经替我把阴毛完全剃光了,一条光溜溜,仿似初生婴儿似的阳具,胖嘟嘟、红艳艳。  我正感到说不出的尴尬别扭,她却哈哈地笑了上来,笑得前俯後仰,把她的大奶子抛得上下荡来荡去,我尴尬地想用手去遮掩,却一把给丝丝挡开,她就像欣赏艺术品似的盯着我光滑无毛的阳具说道∶“哈!想不到剃毛後的阳具如此好看,你看,光溜溜的好像要比我的奶子还要滑腻,怪不得,珊珊那麽喜欢光秃秃的阳具了,她还说呢,舐啜阳具时,阴毛在口边撩来撩去,又污浊又呕心,光滑无毛的便不同了,又好吃又乾净。唉!真舍不得把你当礼物送给她了,但谁叫她是我的死党呢!”  深夜的舞会上,我从礼物箱中站起来,我不知珊珊的生日会有多少人参加,我紧张地用手掩着下体,在柔和的灯光下,我看见隐隐约约地有八、九个人,其中有三个是男孩子,他们是丝丝、雪莲和嘉嘉的男朋友,另外二个年轻的女孩是珊珊的妹妹小颖和雪莲的表妹阿心。  当我赤裸裸地站起来的时候,只听见全场一片尖叫和拍掌声,我羞窘地用力掩着那光秃秃的阳具,依着丝丝先前的吩咐走到珊珊面前,说了声“生日快乐”,全场立即给予热烈的掌声。  我以为已经完成了我的任务,正要穿回衣服的时候,丝丝走了过来,一把将我的手拨开,只是一条寸来长、光溜溜的肉虫儿,死气沉沉地吊垂在阴囊上,而且阳具连卵蛋也给丝丝用红色丝带结了一朵蝴蝶花,说不出的可笑有趣。  她指着我的阳具说道∶“珊珊,这是我特别为你挑选的生日礼物,你可要好好的享用,不要客气啊!”  我当堂呆了,想不到丝丝这麽顽皮,让我在这麽多人面前出丑,由于紧张,我的阳具更萎缩得不成模样,而且还光溜溜地暴露在众人面前,只羞得我抬不起头来,连耳根都红了,只听得一片叫好声,夹杂着男孩子的笑声,彷佛在讥笑我,女孩子的议论声,把我羞得恨不得有个地洞钻进去。  珊珊走到我面前,抬起我的下巴,“渍”的一声,在我唇上吻了一下,然後细心地解开缚在阳具上的丝带结,用手轻轻地搓弄一下我的阳具,一面把我推到餐桌边,使我仰卧在餐桌上,我的阳具更加夸张地暴露在众人面前,我无助地望向丝丝,希望她能替我解困解窘,但丝丝只是捉狭地向着我笑。  珊珊一面逗弄着我的阳具,把它的包皮套上推下,一面向大家道∶“多谢你们来参加我的生日会,现在就开始各自找快乐吧!”  她首先把身上的吊带裙褪下,一具无懈可击的美丽胴体便出现我眼前。她的乳房浑圆而高耸,粉藕色的乳晕就如同花塔饼似的屹立在乳球上,随着她脱衣的动作颤颤危危地不住抖动,好像要向我点头招呼似的。  她的腰肢细小而柔软,夸张的臀部令她的身形更加突出,就好像一个葫芦瓜似的玲珑浮凸,全身的肌肤白如凝脂,好像白雪一样,令她浅粉红色的光滑无毛的阴阜更加突出,就好像涂了胭脂一样,中间是一条深深的肉缝儿,两边凸出乓些娇嫩的肉芽儿,说不出的可爱。  除了小颖和阿心两个小女孩外,各人都已脱去衣服,赤裸裸地相对,一时间只闻肉香四溢,乳波棍影互相辉映。各人都找地方寻欢去了,只有小颖和阿心没有男朋友,她们便走到我身旁,好奇地要看珊珊怎样对付我。  珊珊在我的阳具上喷了一口口沙律酱,用舌尖卷吃着,当她的舌尖扫过阳具和卵蛋的时候,我感到无比的刺激,羞窘的心理逐渐平息,阳具亦好像开始回复生气,尤其是当珊珊一口把我的阳具连卵蛋含进她口中的时候,我感到无比的兴奋,我的阳具如同跌进一个小形的暖水炉里,又湿、又热、又软、又滑,爽死了。  我的阳具开始膨胀,由二寸变为三寸、五寸、七寸,最後竟然足足九寸长,把珊珊的口腔都胀得满满的。珊珊突然觉得阳具的变化,她首先发觉那软小的龟头忽然暴胀起来,而且不断涨大,她真恐怕它就此胀破,她已不能同时把卵蛋也含在口里,她把卵蛋吐了出来,但阳具就如同吹了气的橡皮棒似的不断胀大,不断地撑着她的口腔,她只有一节节地把阳具吐出,最後她只能含下龟头和小小一截阴茎,巨大的龟头把她的口腔塞得满满地,热烘烘的,随着她口腔的套动,肿胀的龟头冠状 边不停地括着她的口腔,那犹如剥了壳的超级大鸡蛋似的龟头好像随时要钻进她的喉心里去。  “我的天呀!”珊珊娜惊叫一声,尖叫声把其它人引得由房里跑了出来,只见珊珊手中握着的是一根粉剌刺、肉腾腾的肥大阳具,龟头暴突就如同一顶夸张的红色的消防帽子,油光闪闪,说不出的威武。  “这是怎麽回事呵!他的阳具可以胀大五、六倍,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哇!美死了,这是我有史以来见过的最英俊坚挺的!”  只听见吱吱喳喳一片女孩子的叫声,一瞬间,我身旁已围满了女孩子,我感到腹部以下都给一个个不同形状而充满弹力的乳房压着,就像被无数个气垫在替我按摩似的,说不出的舒服和受用。她们七手八脚地把玩着我的阳具,有一个更用力攀下我的阳具,然後随即松手,让它强力地反弹回去,只听得“啪”的一响,我的阳具重重地反弹回小腹,换了了周围一片赞叹声。  “多坚挺啊,我就从没有见过一个比他更坚挺的阳具,真是神奇,我们平时累累赘赘的看上去足有五、六寸,但勃起时才只那麽七、八寸,而且半软不硬的,比起这根阳具,真是没法比呢!你看,它多凶,好像要吃人似的,多可怕啊!”  接着,我感到龟头和卵蛋同时给两个热烘烘的小嘴吸啜着,一头给滑腻的小舌不停地卷绕逗弄,卵蛋给口腔疯狂地吸啜,好像要把它扯掉似的,我从未试过同时让两个女人一起吃我的阳具,只感到无比的刺激,不禁轻声呻吟起来。  小颖一直站在我左面,出神地看着那些女孩子乱七八糟地把玩着我的阳具,我正感上身空虚,就把左手一伸,突然地把她拉了过来,她脸红红地瞟了我一眼,微一挣扎,然後顺势俯倒在我胸前,她还是一个处女,虽然她间中亦与男朋友接吻和爱抚过,但却从未看过男男女女赤裸毫无保留的做爱场面,只看得她心如鹿撞,她微翘的诱人樱唇一下子便给我吻上了,我从她微张的贝齿中伸进舌头,不停地撩动,又把她软棉棉的小舌吸进口里不停啜吸,只把小颖的情兴撩得更加高涨。  她轻轻挣开我的拥吻,胸部急促地起伏着,满脸晕红,她穿着的半截松身恤衫被我不知在甚麽时候顺手拉了下来,一对发育得完美无暇的奶子就在我的嘴边,它们不是太大,但微微翘起,犹如牛奶蕉似的翘在胸前,乳晕和乳头的颜色浅得就如同乳房一样,如不是仔细观察,两个乳房就如同两团白玉似的,浑圆无暇,根本看不见乳晕乳蒂,真是上帝的杰作。  我可不客气,抬起头一口就把吊在嘴边的乳球吸进嘴里,一只手轻握捏着另一个可爱的乳房,那时我还不知小颖是否已经人道,但看上去她是如此年幼和矫嫩,所以我不敢太大力吸啜和搓弄,恐怕弄痛小颖。  他轻轻地把吸进口里的乳房细细地吻着,用舌尖轻轻卷扫着那微凸的小颗粒,用手轻轻摩擦着那滑如凝脂的乳房,那是充满弹力和生命力的,坚挺得就如二座小肉丘,我还感到乳房里一口硬硬的乳胚,由于我的搓弄而在乳球里滚动,她的乳房看来还末发育完成,但已是如此饱挺,如果完全发育,真是男人的至宝哩!  小颖开始呻吟起来,她看见自己洁白如雪的奶子给我爱怜地啜着,一下子,她的母爱本能便由乳头引了上来,她觉得我就好像她自己的儿子一样,于是自然地,她便把她的奶子向我口里塞进去,压扁後的乳房使我的鼻子都埋进乳房里,使我尽情地嗅着那少女芬芳的乳香。  小颖的裙子只是用布卷成,膝间打了一个结,我很容易便摸索到她的私处,我轻轻一拉,小颖的裙子便滑掉地上,我沿着她优美的孤弦轻轻地抚扫着小颖潭圆而结实的臀都,一面还不断轻啜着那香郁郁的奶子。小颖没有穿内裤,很容易,我便找到我要找寻的地方,沿着股隙,我摸到一块又凸起又凹下去的肉丘,肉丘上生了短短二、三分的茸茸毛儿,稀稀疏疏的,我用手去撩动着凹下去的缝隙,那里已经湿淋淋的一片,缝隙已经因情兴而大大地张开,我的手指很容易便触到内里热腾腾颤抖抖如花瓣似的嫩肉上,把滑潺潺的淫水逗得不住往外渗,小颖不安地扭动身躯,男人的口和手就如魔术家似的把她带到轻飘飘的仙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