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两个女人
两个女人
    肉色的丝袜包裹着裸露在外的圆润精致的脚趾,红色娆艳的指甲油更是为这个女性的性感地带添上几分,顺着那柔滑的丝袜美腿是那风韵的大白腿,两腿之间,那黑蒙蒙的,勾人的让无产生无尽的遐想。「很好看对不对。」漂亮的女子自信的笑了,两手环抱在胸前,突起的肉团不大不小,很匀称,美感十足。「我能舔舔吗」男孩思量了一会,还是脸红的把内心的真想法说了出来,一脸期盼的望着女子,后者戴着墨镜,遮住了大半个脸,可从那别致的打扮以及气质,这是放在人群里绝对能引起效应的尤物。女子一愣,不想只是玩笑式的逗眼前这个还未成年的小孩,却不想听到这般惊人的话,她注视了男孩一会儿,修长的美腿慢慢往前移动着,那颗多年不曾为谁心动的心开始不规则的跳跃着,她的大脑也开始有些迟缓,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好像这是她无意识的动作。昂贵的水晶高跟凉鞋离男孩越来越近,慢慢的,这世界男子都想得发狂的美足碰到了自己的脚跟,男孩舔了舔嘴唇,没有精虫冲破一切的扑上去,再次对着那垂涎已久的美足过足了眼瘾。初次的举动是惊心动魄的,他的心脏已经快要跳出一般,手上触摸得肌肤传来得是滑滑的,软软的感觉。初次肉体上的接触,两人得身子都颤抖着。男孩抬起头看了女人一眼,她早已羞红了脸儿,而再见比她小一半的男孩望向她时,柳眉皱着,示威性的瞪了男孩一眼,却没有收回那已经被对方捧在手里抚摸的美足。男孩呵呵一笑,他a 始的修养,开始把男人的本性慢慢展露出来,缓缓的把一只秀腿捧向鼻尖,意味深长的吸了一口气,模样极为销魂,嘴角勾起的是那满满的自豪。他开始把自己的脸蛋贴在女人的脚环间,没有脱去水晶高跟,他认为那是和女人的高贵气质莫不可分的。安静的在女人的脚上贴了好几分钟,可把美腿的女主人逗乐了,那神情,就是干起了这等荒唐缺德事,也还是改变不了他还是个孩子的气息。女人摘下墨镜,露出了让众多女人羡慕男人倾慕的娇容,美得倾国倾城。男孩依依不舍的抬起头,当看清女人美丽面容的两眼瞬间瞪得老大,都有些口吃不清:「姐,,,姐姐,你真漂亮。」女人知道很有自信对于自己的脸庞,只是从男孩的嘴里说出,她的内心还是无比的舒畅,望着还被握在手里的小腿,粉脸微红,诱人的吐着兰芳「姐姐的腿好摸吗。」「恩!」男孩认真的重重点头:「很滑,很舒服,而且很香。」肯定得答案又是让女人心中一喜,男孩得眼神依旧落在她得脸上,这种眼神,她自然是熟得不能再熟了,虽然没有成年男人得那般隐晦,想到此处,女人不仅内心有些失落。「我的脸有这么好看吗?」女人面若朝红的压抑着急促的呼吸。男孩笑笑,手上得动作没有停下,依旧是很温柔得抚摸着那被肉色丝袜包裹着小腿,每一下落在对方肌肤上都能让他得小心脏产生无比得快感。「和我妈妈有得一比呢。」女人没有幼稚得问起那我和你妈妈谁漂亮啊,很利落当然得接受了这实为不算奉承得赞美。突然,脚上传来一股热流,女人得眼神望去,原来是男孩不知何时开始身子往前移动着,她得小腿根部正叠放在男孩得小命根上。女人的心脏早已乱撞不已,真是个人小鬼大得家伙,脸上红得滴血,几分羞涩,几分恼火,还有几分迷情。小家伙的命根已经开始顶起了帐篷,可终归不是狠心的角色,没有赤裸裸得掏出让其呼吸这芬芳得气息,但小家伙得胆子也不小,索性眼神不再像开始那般时不时抬起证得女人的同意作案,直接埋头,干起了这掩耳盗铃自认不光彩的事。只是,手中的美腿忽得一空,再看那美得不可方物的女人时,她虽没有想象中得怒火冲天,男孩还是内疚得地下了头。许久了却不见女人得责骂声。再次抬起头来,却见女人神情已经平静,有些失神,也不知再想着什么。好奇总不是好的,男孩心中自然早是满满得问号了,只是出于开始自身得利益没有打破,没有问女人为何与他放纵得原因,也没有问此时又拒绝得原因。男孩心里有些慌,他担心是否方才的举动惹恼了对方,担心这个漂亮的姐姐是不是不再理他。「小云有女朋友吗?」「啊」被女人叫做小云得男孩显然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女子那美丽得笑容给他得感觉一直都是暖暖的,和他的妈妈一样。「没……没有。」女子忽然身子探了过来,精致的脸蛋在离小云还有几厘米停住,盯着男孩几秒,露出妩媚得笑容。冒出惊世骇俗一句话。「那要不要姐姐做你的女朋友。」小云吃力的往后缩着,近在眼前的女子身上传来的香气扑鼻而来,那婀娜多姿的身材因底下身子,胸前的负累更是呈显的惊人。小云干笑了几声:「姐姐,你别开我玩笑了。」没有受宠若惊,相反,小云内心还有些不安,这个成熟的女人可不是他这个未成年的毛孩能看透的。女人可瞪了他几眼,话说的极为漂亮,可那吃人的眼神还不忘在自己曼妙的身上乱瞄:「你这么喜欢看姐姐,做了姐姐的男朋友后,别说看了,姐姐的身子可都是你的人咯。」小云难忍的收回视线,苦笑着:「像姐姐这样的女子,我自认没这本事啊,虽然我不是什么情场老手,也不知道姐姐你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但姐姐你一味这么勾引我,可别和我说,你看上了我这个毛都没长齐的熊孩子。」女人愣了愣,那漂亮的眸子与小云对视着,然后「呵呵」一笑,清淡的香味在这么近距离自然浓浓的流入了后者的鼻腔,领这小命根还没完全成人化的涨的十分难受。站起身子,女人整理了下衣服,表情恢复初始的恬静,可谓是应了那句话,女人真是天生的变脸大师。没有了后续的发展,少年的本性的狼心总归是会有些失落的。跟在女人的身后,那被短裙包裹挺翘的美臀是那样的惹人眼球,小云吞了吞口水,身下的小兄弟不自觉的颤抖了几下,似是想起了刚与美腿只隔着裤子的亲密接触。真是美得不可方物啊。「咔嚓」客厅的门被从外打开了,小云知道,是上班忙碌的妈妈回来了,他习惯性的迎了过去,从鞋架上取下那双由他亲自挑选的粉红色,放在母亲得脚边。「妈,回来了。」小云笑着,对他一个从小与母亲单独生活了14年的孩子来说,只要能看到眼前的女人,那么这一天就是快乐的。「恩,饿了吧,妈这就给你做饭。」能生出一个刚对另外一个绝色美女动手动脚而不遭其反感得男孩的女人,她的容貌自然是出色的,甚至说可以说是惊艳得,OL套装下玲珑有致得身段,长发飘逸的黑发,有神且不失温柔的眸子,吹弹可破得粉嫩肌肤,这便是女神的化身吧。小云的妈妈也惯性得脱掉黑色得高跟鞋,因工作正装原因,黑色的OL套装下,那双修长的美腿,被肉色的水晶丝袜包裹着。低身提鞋得小云,拿起母亲刚换下得高跟摆放在一边,然后小心翼翼得再拿过粉红拖鞋递给母亲,却始终没有抬头,那双眼珠子,死死的盯着妈妈那秀气玲珑的肉丝小脚丫,一直等到脚掌穿进拖鞋才罢休。「颜琴香,你可舍得回来了啊。」这时,女人的声音响起。不知何时,本在坐在客厅的妖娆女人走了过来,而当她看到小云低身给她当年的闺蜜递过拖鞋的那赤裸眼神,她也是一五一十的看在了眼里,心中激起得波澜更是难以言表。「你是?」小云的母亲颜琴香突然看到从里屋走出得漂亮女人疑惑,再听女子得话语时,恍然大悟,惊喜得捂住嘴:「天啊,小爱,你怎么来了。」颜琴香欣喜得小跑过去,与那个被她称作小爱得女人来了个深深得拥抱。小云一旁看着,心中不禁担忧,见这情形,这女人可是和他得妈妈关系非一般啊,那她会不会把刚刚得事抖了出来。而正在这时,他发现,正与母亲相拥得女人,向他投来了目光,露出一个意味深长得笑,这可把颜小云急坏了,赶紧双手合十,露出可怜兮兮得表情,委曲求全得哀求对方放他一马。「小云,赶紧给阮阿姨倒杯茶。」久违相见闺蜜得颜琴香拉着阮爱的手到旁得沙发聊起往事。小云也不打扰,乖乖得泡好茶后,便退到一边,看着这两个养眼的美女聊起当年的那些青春,而一直留心的颜小云也知道了他妈妈年轻时候得一些事,如,力压群芳得校花,年级前三的尖子生,平均每天二十余封得表白情书,却未接受任何一人得「剩女」。而听到这些时,小云心里却不由得欣喜起来,对他这个恋母情节严重得孩子来说,没有比听到这些更高兴得事了。「啊,都顾着聊天了,饭都还没做,小爱,你坐会,这么多年,再尝尝我得手艺,看有没有长进,呵呵。」颜琴香笑着说道,今天能在遇到闺蜜,让她得心情十分愉快:「小云,来陪阮姨说话。」「哦,来了。」小云不得不乖乖走过去,其实在这两个女人得聊天过程中,只要是说到关于颜琴香感情方面的事,小云得表情都会额外认真,视线而不自觉的望向这边,而每每都会被故意于此的阮爱发现,并投以暧昧得笑。「哈哈,阮姨,来,我给你倒茶。」小云打着哈哈,这女人脸上一直露出似笑非笑得笑得笑容看着他,实在不敢与她对视。阮爱一把拉过小云,坐在她得身边,脸蛋凑过去,离后者得脸之后几厘米,妩媚得笑问着:「呦,怎么了这是,刚刚还叫我漂亮姐姐来着,现在你妈妈这一回来,立马改口叫阿姨了,你这没良心得,可别忘了刚是哪个在我身上吃着豆腐得,怎么,现在吃完了,想过河拆桥?不怕我告诉你妈妈?」颜小云的脸,可别提有多难看了,哭丧着脸着:「哪跟哪啊,阮姨,刚不是我一时冲动,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来,喝茶,就别提那事了,以后您让我做给您做牛做马都成,可别告诉我妈,成不?」女人望着眼前这故作可怜的小屁孩,却没有同情的放过他,笑着诱红得嘴唇贴近小云得耳边,吐着兰芳:「小鬼头,现在知道我是你妈妈得闺蜜,你还对我做了那些事,你是不是感觉更刺激啊。」说着这些话,阮爱得芊手已经不知何时来到了小云得腿上,上下得摩擦着,每每小手快移到他得根部,却又停住不再往前,勾引得这还是小处男得小云早已把持不住,身子情不自禁的往她的小手方向移去。阮爱的脸蛋慢慢贴近小云得耳边,涂抹着亮色唇膏的樱唇间伸出那诱人得小香丁,缓缓得,直到那小舌头触及到后者得耳根,然后两唇抿着,洁白的贝牙轻咬着他得耳垂。「怎么样,舒不舒服啊,还是说,你妈妈让你更舒服啊。」小云急促的喘息着,他能清楚得听到自己得心跳声,而对于身边得女人所作出得举动,他更是摆脱不了,也不想摆脱,而当听到女人提到他妈妈让他更舒服时,心中的那颗心,一直包围着他生活得禁忌枷锁,瞬间破碎,两腿之间得命根,早已充血,硬得发疼,顶起得帐篷,更是十分打眼。而这一幕自然这是逃不过女人得眼神的,她迷离得双眼直勾勾的望着少年两腿间得异物,心中开始得猜测更是铁一般得验证了。「呵呵,小家伙,想不到,你真对自己得妈妈有非分之想,你可知道,你这是乱伦哦。」早已蠢蠢欲动的颜小云一听这话,哪还把持得住,猛一下子扑到身边得女人,将她压在身下,双手牢牢得抓住女人胸前得乳房。这突如其来得举动,让女人一时愣住了,错愕得望着压在她身上得男孩,半会儿功夫才注意到自己得胸部被对方得双手包围着,而男孩严重露出吃人得眼神,更是让她慌了,不禁意识到自己得过火。她想起身,却因对方抓在胸前得双手不敢轻举妄动,阮爱羞红脸,低声:「小云,你……你的手。」这不说还好,一说话,小云的眼神才注意到自己得双手,而身下得女人此刻露出的楚楚动人,妩媚娇羞的模样,早已失去理性得他,一个低身,嘴唇就对着眼前妈妈闺蜜得樱唇吻了上去,而一直抓在她胸前得手也不甘寂寞得开始胡乱摸索起来。「嗯……嗯……不要……,小云,小云。」身下的伊人极力挣扎着,凹凸有致的身材比小云要高出不少,挣脱开来不是困难的事,并且只要她大声呼喊,正在厨房里忙活的颜琴香必然会发现,而偏偏她没有,虽然身体在挣扎,却是与喉咙发出的声响一样不大,显然,是为了避免让厨房里的女人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