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美丽新世界
美丽新世界
    「呕!!!」我吐出了又一股酸水,费劲地把头从马桶圈上擡了起来,满头虚汗,瘫软在地。这是第几次相亲了?我问着自己,脑袋一片混沌,是多少来着?哈……无法记起确切的数字了,十几次总是有的。之前相亲的场景基本已经淡忘,虽然不成功,但也没有今晚刚才那种局面,我想我一定不会忘记今天这次相亲的,那个女人……真的太过分了。他妈的!我心情很是糟糕,心里仅有的一点自尊也被完全被人踩到了地上。她以为自己是谁啊!居然……居然一看到我便扭头就走,也不看看……不看看自己长成什么样!我打开龙头,用冷水打湿自己的脸,一边回想那个女人惊悚的面孔。肥胖宅男的相亲对象肯定不会是女神,这种事情用屁股想想也知道,今晚约会见面的那个女人颧骨高凸,嘴唇肥厚,一双眼睛细长却异常有神,鄙夷的目光从里面直射出来!妈的!把你的脸拍张照片钉在门上,准能辟邪!不过……不过如果不看脸的话,今天相亲的那个女人……身材还真是带劲…我捋了捋半秃前额上所剩无几的头发,哼唧哼唧挪到床脚,一边回想品味起那女人的身材。抵达咖啡店的时候较早,30出头缺乏异性关怀的我还是对此番相亲充满遐思的,我一直看着时间,盯着咖啡店门口,所以那丑女的样子从进门到离开倒是看得一清二楚。她穿着一件微大的T恤,却遮不住她那一身还算曼妙的身材,尤其是那对娇嫩耸起的大奶子挺得高高地,在胸前形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连那胸前印的图案都隆起变形了,虽然算不上是脸长的实在是对不起观众,可是看身材还是很惹火的。T恤长到大腿中部,正好引起男人们的遐想——到底T恤下有没有穿热裤呢?还是直接把这略长的T恤当成是连衣裙了吗?如果里面没穿的话,是不是一不小心就能看到她的小内内呢?还是……呵呵……连那个都没穿呢?嘿嘿……说不定哦……在咖啡馆中灯光暗淡,正好射在她的双腿上,反射出迷人的光泽。她穿着一双粉红色的凉拖鞋,露在外面的脚趾宛如新鲜的花瓣一般,鲜红的脚指甲闪闪发光,显得娇俏可爱。我……我想要……使劲捏她的……奶子!!我……我还要……掀起她的T恤,查看一下她双腿之间到底有没有穿内裤!!我踌躇满志,我跃跃欲试!小兄弟也在胯下蠢蠢欲动起来。至於说……这劲爆身材拥有者头颈以上的部分,我已全然不在乎了,一句金玉良言蹦入我的脑中——关了灯都一样!关!了!灯!都!一!样!忽然间空气好像凝滞了,我操!居然……居然有人发出和我内心深处一样的感叹?!而且还那么大声,还带着抑扬顿挫的声调?我环顾四周,想看看有着同样感受的仁兄到底长何模样,却只见到周围人群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像是在看傻子似的眼神在看着我!麻痹!不会吧!难道……是我情不自禁,将那句「关了灯都一样」喊出来了?完了……正当我站起身来迎接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刻到来的时候,这脖子之下堪称维纳斯的女人给了我一个夹杂着难以置信和彻底鄙视的眼神,扭头便走!我真的是那么衰到极点了!我这是多久没尝过女性的滋味了?才让我把内心深处赤裸裸的肉欲不加思考地脱口而出?!真的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我哀嚎了一下,拖着沈重的步子走到卫生间,瞪着镜子里的自己。妈的,情商如此堪忧,相貌呢?……却更是无奈!衰到极致的脸啊!刚迈入而立之年,就已经是额前半秃,眉毛倒是挺浓密,只不过是八字型横在那里,更添一丝屌丝的无奈感,眼睛又小又近视,前面的眼镜上油腻脏兮兮的,鼻孔朝天……活像……活像一个插座,再加上那肥厚如香肠的嘴巴……简直!不忍直视!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啊!上帝怎么关上了门,还锁上了窗!註定无法将自己雄性基因传递下去了吧……我摇摇头,自嘲着,或许对人类来说,这是件好事吧!我以前不是这样的啊!大学里我虽然也算不上是风云人物,可是这幅尊荣也没有如今这般无可救药!相由心生,毕业后工作上的不顺利,家庭中父母的指责和失望,加上缺少女性的滋润和一次又一次相亲被拒,让我心中的包袱越来愈重。相由心生!所以我才变成如今这幅鬼样子了啊!就这种肥猪般的脸,如果再配上一副盯着那女的急色嘴脸,是容易把人吓跑……我虽然至今一事无成又缺乏自信,但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一下子就找到了问题的核心,事实就是这样。这次相亲只不过是另一场失败而已,只不过这次的相信对象连敷衍一下都没有施舍给我罢了。自怨自艾了好一会儿,我才颓然地从卫生间里出来,不到二十平米的房间内充斥着腐败和绝望的气息,加上酒味——我喝了两罐三得利,想从中找到治疗心中郁结的良药,却忘记了自己酒量是如此之差,酒精还没有充分地在血液中流淌,就被呕了出来,苦痛的只是我的胃而已……突然间一种奇妙的情绪从体内发酵,我蹒跚来到窄小公寓唯一的一扇窗前,费劲地将老朽的木窗推开,闭起了眼睛。三十个年头我曾走过的日子,如同一幅幅画面走马灯般地从眼前晃过,小时候家中长辈的宠儿,家道中落时上门催债的呼唤声,高中时决定风发图强的呐喊,大学时的初恋和不小心撞见看着她半裸着在另一个寝室男生臂弯中撒娇的瞬间,一次又一次相亲的热切和最后的失落……正好呀……十五楼高度正好呀……风,从窗户中灌了进来,吹着我前额的头发飘啊飘……真好……我要跳了……最后我猛然睁开眼睛,心脏提前停止了跳动,脑子里的回忆忽然停止,有的只是一副惨烈的画面——一个肥胖的躯体以一种很奇异的姿势扭曲在地上,红色的血液和白色的脑浆泊泊流出,交织在完全毁容的脑袋周围。一瞬间我汗如雨下,酒意似乎一下子就挥发掉了,我颤抖着双手,赶紧将窗户关牢,随后躺在床上,喘着粗气。连……连自杀的勇气都没有……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在黑暗中无声地笑着。今天是周日,明天还得上班,洗洗睡吧。***********************************昏暗中,我看不清她的脸,手法出乎意料的娴熟,将她身上的衣物全部剥除,这奇怪的女人倒是异常的配合,凹凸有致的曼妙身体在我的身上蹭着,当我挺着龟头已经抵住她的洞口时,却发现她早已双腿张开,淫水潺潺啦。我并不着急,虽然离上一次亲近真正的女人已经有将近十个年头来了,我还是耐着性子挑逗着这神秘而又性欲旺盛的女人,我隐隐有些奇怪,怎么好像胯下之物变得如此雄壮了?简直是之前勃起才8公分的三倍。我嘿嘿低喘着气,俯下肥硕的身子,用肉棒的尖端不停地在她两片阴唇之间磨擦、碰撞、点触着,直到黑暗中的她上气不接下气,嘴里发出如泣如诉的一长串呻吟,我才嘿嘿笑着,一边对准位置狠狠地插进去!「啊──!」那女人发出了一声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的呻吟,声音却是我没有听到过的,随着我的深入,那陌生的声音低叫道:「噢!好大……啊!……噢,你的东西好大呀!……哦、噢……啊……啊……怎么这么粗啊!」我用不容置疑的口气告诉她:「把你的大腿再张开一点!」陌生女人乖乖地更进一步伸展开她修长的大腿,甘心地沈沦於我带给她的无边欲海之中。不知为何,这个瞬间我异常勇猛,似乎将三十年的愤懑都在这个女体上发泄,随着我有力的进出穿刺,那陌生女人的身子不停蠕动着,她圆润光滑的美臀由於兴奋而发出一阵阵魅惑的颤栗,胸前双峰也因不断起伏震荡而幻现出一波波皎白乳浪,带着汗水、闪闪动人,阴户饥饿地吞吐着我的肉棒,两片阴唇仿佛会呼吸似的收缩、开合,更是不停溢出如涌泉般的淫液浪水,口中持续发出亢奋的叫声。「你是谁?」我问道,抽插的速度却保持不变。「啊……你不认识我了……我……我就是……」她气喘籲籲地回答着我,一对修长玉腿盘在我粗肥的腰上,迎接着我每一次强烈的刺戳。「就是……谁?」「你看看我……我的勇士……」我的眼镜不知道为何忽然出现在手边,我随手拿起它戴在鼻端,凝神片刻,向在我身下蠕动的女人看去。一张丑怖绝伦的脸就这样出现在我的眼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是你!是今天和我相亲的女人啊!这是怎么……怎么回事……神勇无比的我渐渐变软,胯下之物开始收缩,我又像是变成了那个孱弱懦弱肥胖宅男,身下的女人咧着一张血盆大口,诡异地笑着:「再来呀……如果早知道你那么厉害……今天我就不会掉头离开了……再来好好爱我……」「不……」我本能地想抽身离开.「不要想走……」那女人忽然将双腿死命夹住了我的腰,不让我离开,一只手抓在我的背上,尖锐的指甲用力地刺入我的皮肤,另一只手准确地掐住我的乳头,还向外用力了拉扯。在这种诡异恐怖的气氛中,我一泄如註,也忽然清醒过来,就像背景乐一下子消失了,我发现我还是在这个窄小公寓里,还是躺在这个床上,不同往日的是被单上湿漉漉的,借着晨曦的微光看过去,原来是梦遗了……我已经多久没有做过春梦了?我一阵恍惚,对象还是相亲未果的那个女人,我心里五味杂陈,却隐隐有一丝满足。「还是挺爽的……要是是真的多好……」,虽然四周没有人,我还是压低声音,小声咕哝着。